关灯
护眼
    姜欣与姜洋两兄弟从小就是形影不离,如今自己消失了这么久,姜欣实在是担心姜洋那边会出现意外状况。

    听到姜欣说要离开,乌凡也是心中暗叹,该来的果然会来。

    突然的问话,让乌凡险些忍不住道出实情,但话刚要出口,他忽然想到了更好的方式。

    「姜欣,你听着,我想…让你留在这里!」

    「哈哈…此处虽然环境恶劣,却是远离喧嚣,与我们剑气门相差无几,留在这里倒也不错!」以为乌凡是在玩笑,姜欣随口附和道,但是说着说着,他忽然察觉到乌凡这话语气严肃,并不像说笑的样子。

    「乌凡兄弟,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姜欣的笑容渐渐僵硬,停在了原地。

    乌凡也站住了身子,微微点头:「姜欣,你可还记得之前在炎凉镜中看到了什么?」

    姜欣想了想:「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实不相瞒,这炎凉镜中展示的是我们的未来之景,所以…」说着,乌凡看向了姜欣。

    「不…这不可能!」姜欣领悟力极强,自然听出了乌凡的话语深意,双目之中被震惊填满。

    乌凡没有再出言打扰,而是静静站在一旁,等待后者恢复正常。

    六眼道人,炎凉镜,噩梦…将种种征兆联系在一起,姜欣忽然苦笑起来。

    「怪不得此处环境变幻如此诡谲,这一切果然还是假象…」姜欣相貌清秀,却在这一刻添了几分苍老,「不要再伪装成乌凡兄弟的样子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鬼差殿的吧?」

    说着,姜欣也没有心情去照顾那个背篓,将其扔在了地上,任由它骨碌碌地沿着斜坡滚到水里去了。

    乌凡挠了挠头,他还没有暴露真正目的,却有了意外收获,试探出了新的问题!原来姜欣对自己的生死状况只是表面相信,内里始终疑虑未消,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对他来说迟早会是隐患。

    「姜欣放心,我真的是乌凡…」乌凡急忙解释,「而且正如我所说的那样,你现在可是活得好好的呢!」

    将记忆中的死川国经历大概解释一番,乌凡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身份…

    「我已经将事情说到这个地步,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一口气说话太多,乌凡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之前我说得很清楚了,炎凉镜代表的是未来之景,又不是明日之象!你以为死劫会那么轻率,说来就来?」

    「实在抱歉,乌凡兄弟,是在下失礼了!」姜欣尴尬笑笑,继续道:「我明白了!乌凡兄弟让我留在这里,其实也是在开玩笑的对吧?」

    「这倒不是…」乌凡咧了咧嘴。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啊?乌凡兄弟你真是认真的?」姜欣已经被彻底绕迷糊了。

    「没错!这炎凉镜中之景终会实现,我之所以让你留下并不是为了让你在此避祸,而是为了救回姜洋。」乌凡沉声道,「只有你,才能改变你们兄弟二人的命运!」

    既然自己能打破炎凉镜的预言保住姜欣的性命,那他也绝对不会让姜洋成为施雨柔的剑下亡魂!

    听闻此言,姜欣的表情立刻有了变化,他离开此地的初衷正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弟弟,如果真如乌凡所说,他有能力打破死劫,那自己当然不会拒绝。

    短暂的分别是为了避免更长久的痛苦,这种代价…值得自己为之付出!

    「我明白了。」姜欣语气凝重,忽然行起大礼:「剑气门姜欣,愿听乌凡兄弟吩咐。」

    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如果他直接开口,姜欣一定会有所怀疑,但如果是为了姜洋,姜欣一定会答应下来。

    「那好,这第一件事就是…」乌凡一指远

    处的背篓,「捕鱼!」

    冰雪消融,死川国的温度也上升了不少,短短几日,那些***着的土地上竟然多出了一抹淡淡的青绿,照这样下去,这片冰天雪地之中,迟早会迎来久违的春天。

    忙活了好一阵子,那些山魈终于吃饱喝足,没心没肺地睡倒在了地上,看来无论是多么恶劣的环境都无法影响到它们的心情。

    将眼前的「麻烦」解决,二人这才说起正事来。

    他们一个滔滔不绝,一个侧耳倾听,将一切安排妥当。

    乌凡将事情安排得十分仔细,仔细到姜欣要在什么时间去做什么,但是这次后者再也没有任何怀疑。

    「关键事情我都已经记下了,只是不知乌凡兄弟接下来有何安排?」姜欣问道。

    「我吗?随遇而安吧。」乌凡如此回答,毕竟他也不知道天劫神雷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又会带着自己去往什么时间。

    姜欣默默应了一声,看着面前的波光轻声道:「如果…乌凡兄弟能见到姜洋的话,还请替我转告一句,让他不要为我担心…」

    说话间,姜欣忽然感觉到身边光芒大盛,急忙转头看去,结果却发现乌凡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愧是五行之人…乌凡兄弟真乃神人也!」姜欣眼中满是佩服。

    …

    「这天劫神雷到底是什么毛病?这次出现怎么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乌凡本来还想多叮嘱几句,可只是眨眼的工夫眼前的景物就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