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喻迟的话,让云晓顿时说不出话了。

    她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

    喻迟也不想再跟她说什么废话,直接扭头看向旁边的人。

    那人这才回过神,赶紧上前将云晓拉开。

    当被人扯着往后退的时候,云晓这才挣扎了一下,再尖声说道,“不要碰我!我自己会走!”

    然后,她红着眼睛看向喻迟,“你这么对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喻迟并没有理会她这句话。

    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话,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云晓很快被人拉了出去。

    工作状态接二连三被人打扰,此时喻迟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邮件,却是再看不下去一个字。

    最后,他只起身站了起来,转身出去。

    他昨晚离开涟水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但距离现在也过去了十个小时。

    喻迟推门进去时,发现屋内的东西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除了餐桌上多了一些吃的东西。

    但那些菜肴已经冷透,显然也没有任何被人动过的痕迹。

    喻迟看着,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然后,他直接将卧室的门推开。

    ——程新月依旧躺在床上。

    喻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说道,“你昨天在程家发生了什么?”

    程新月没有回答他的话。

    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喻迟眯起眼睛,“程新月,趁我还能好好说话,我劝你最好还是从床上给我起来。”

    ——甚至说不准他心里一个高兴,还能帮她从程家讨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