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新月的话一出,喻太太倒是很快安排了人给她处理伤口。

    虽然她表面看还算和熙,但从喻父扭头就走以及喻太太那紧抿的唇角也能得知——他们对今晚的一切,已经不满到了极点!

    程太太自然是不敢再说什么,正准备将账都算在新月身上时,新月却主动说道,“妈咪,晚宴就要正式开始了,您不用管我。”

    程太太看了看旁边帮她处理伤口的人,又看了看外面已经重新热闹起来的宴会厅,到底还是咬着牙把声音咽了回去,再扯了一下嘴角,“好,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等着!”

    话说完,她也转身出去。

    新月手上的伤口其实也并不深。

    毕竟当时花瓶落下的弧度她都是看过了的,虽然当时血流了不少,看上去也很吓人,但伤口其实并不深,以后连个疤痕都不会留下。

    贴上纱布后,她也让身边的人离开了。

    然后,她准备打电话让何朝带自己走。

    但手机刚拿起来,她就听见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正要找你呢,你帮我……”

    新月转过头,但在看见来人时,声音立即生生咽了回去!

    喻迟就倚在门框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姐夫。”最终是新月先扬起了个笑容,“你怎么不在宴会厅?”

    喻迟没有回答,人倒是朝她走了过来。

    “咔哒”一声,休息间的门也被他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