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任芸倒是没想到这父子二人原来早就做好要出和光县的打算了,一时心里颇为动容。

    她望着周木寅,郑重道:“将来我的生意,或许还要到省城、京城,甚至塞外,你也愿意听我差遣?”

    周木寅抬眸对上任芸的目光,那张清俊斯文的脸上一派淡然,眼眸中没有透出对任芸那番“大话”的一丝惊讶和疑虑。

    仿佛他的东家本就有如此不凡的能力。

    俄顷,他扬唇笑了笑,缓缓道:“东家生意发展的方向,便是今后木寅唯一的去处。”

    “好。”任芸满意地一笑,“你既然愿意一直跟随我,我今后也必不会亏待于你。”

    “府城那边的店,福利跟如今一样,至于你的月钱,是一个月十两。”

    任芸原本是想给他开八两的,但看在周木寅这般忠心的份上,便给他直接凑了个整。

    “住宿的话也不用担心,你在店铺附近寻一个喜欢的院子租下来,费用我会另外给你报销。”

    周木寅听到一个月十两的月钱时已经是愣住了。

    等任芸说完,便忍不住道:“东家……十两未免也太高了,木寅受之有愧。”

    他当初做账房时,便给他定的和光县最高价,等后来当了掌柜,便给他又翻了倍。

    如今到桐州府,竟然直接十两一个月了!

    任芸却笑了笑:“不用觉着高,桐州府这边的物价也比和光县高,十两银子而已,你周木寅值得。”

    后来林善举在得知自家后娘给周木寅开了这么高的工钱后,也是惊了一跳。

    虽然他知道周大哥很能干,但十两银子一个月什么概念,一年光工钱就是一千二百两啦!

    要是换做以前,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了……

    “桐州府的吃食价位也高,不出意外的话,咱们那两家店挣得也会更多……”

    任芸跟林善举认真道:“你如今还小,等你将来做起了大生意,便会明白,十两银子能换来一个可以托付的心腹,是娘赚了。”

    林善举托着下巴思量了片刻,随后领悟了,龇牙笑道:“娘,我明白了,您这就叫收买人心!”

    任芸笑笑:“也可以这么说。”

    若说只为了忠诚,她其实大可以花钱买一个奴仆,有身契在手,对方肯定能为自己效命。

    但任芸需要的是一个自由人。

    将来她的心腹,不仅是管理者,还要代替自己出面谈生意。而奴籍之人,难免会被人低看一等。

    任芸希望自己能托付生意的心腹,是可以挺胸抬头与旁人平起平坐的,至少不能因为身份被人诟病……

    府城同尘里的掌柜敲定后,任芸便纠结起了望川渡,便与周木寅商议是提拔老员工,还是聘用当地人。

    二人正在商议时,一张大脸却横插了进来:

    “这望川渡的掌柜,让我来当如何?”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