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手颤得也不算厉害,虽然说不影响生活,但于刺绣一事上,这便是大忌……”

    “我从京城绣楼辞退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又因着怕被人笑话,想给自己留点儿脸面,便也一直没有对外说……”

    曾绣娘说着,面上露出几分自责的神情来,

    “我前日才收到老谭的信,想给他回信却已经来不及。也怪我,没有早些告诉老谭我的请况,才让你们白白跑一趟……”

    任芸也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情况,怪不得那么多人来请她,曾绣娘都没有松口答应。

    “曾娘子这手,后来可去看过?”任芸默了一默后,问道。

    曾绣娘淡淡道:“自然是看了,在京城时,绣楼的东家甚至还托关系请了御医来给我瞧过……”

    “御医都没法治?”任芸有些惊讶。

    曾绣娘垂眸望着自己的右手,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御医来给我扎过几次针,一开始都是有效果的,但撑不过一两个时辰,便又打回原形了……”

    任芸刚想开口,一旁的林善举却已经忍不住抢先站了起来:“我四弟的师父是神医,您可以给他看看,一准儿能治好!”

    “神医?”曾绣娘一下愣住了,“哪个神医?”

    任芸回道:“老神医姓秦,大名叫秦长枫,不知曾绣娘可曾有过耳闻?”

    “什么?!”曾绣娘“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万分惊愕道,“你们居然认识那个传言中的秦神医?!”

    “对呀,秦神医就在我家呢!”林善举龇牙一笑道。

    任芸也笑道:“看来您这是听过秦老神医名声。”

    “我寻医问药快三年了,自然听过秦神医的大名……”

    曾绣娘缓缓坐了下来,脸上的惊愕却未减半分,

    “我之前听闻仁心堂的甄进大夫是御医之后,便去给他瞧了瞧,他也是没办法,但是告诉我秦神医的医术应该能治……”

    “没想到啊没想到,向来难寻踪迹的秦神医,居然在和光县的村子

    里……”

    林善举当即“嘻嘻”一笑:“曾伯娘,这下您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去了吗?”

    曾绣娘微微一怔,随后喃喃道:“去,自然得去的……你们,准备何时回去?”

    任芸望着曾绣娘,如实道:“我家准备在府城开店,最近正在看合适的铺子,估计还得要在府城待上几日……您若是等不及,我可以让我家马车送您先去找秦老神医。”

    “不急。”曾绣娘眼中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来,却道,“都等了三年了,也不急在这两日,等你们忙好了通知我一声,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那好,到时候事情一办好,我就来通知您。”任芸说着起了身,笑道,“那我们不继续叨扰您了,先回客栈了。”

    “哎好。”曾绣娘跟着起身,拿起一旁的礼包,道,“我也不缺什么,这些礼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任芸忙推却了,笑道:“这头一次拜访长辈哪有空手来的道理?您收下吧,都是些小玩意儿不值当什么,您别嫌弃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