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辞影不知道自己的脸上,何时挂起了两行泪痕。

    他有些麻木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纪亦宸的定位。

    看了一会儿循环的雷达扫描图标后,又放下了手机。

    这里根本没有一丝信号。

    很正常。

    毕竟,这是SHADOW组织找了几年也没找到的地方。m.

    八成是在什么荒郊野岭的地底深处。

    辞影往后靠了靠,整个人窝进了沙发里,沉下眼皮。

    原来纪亦宸抗药啊……看来早上那支镇定剂根本管不了多久呢……

    也不知道……有没有乖乖在原地等他。

    肯定,没有吧?

    幽深的通道外,痛苦的哀嚎已经渐渐削弱成细微的呻吟。

    “救我……谁……来……救我……”

    不远处隐约传来微弱的脚步声,隔着厚重的门,显得有些沉闷。

    嘎吱。

    已经生锈的铁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门口驻足片刻,才沉下气踏了进来。

    “阿……宸……”

    纪亦宸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人,被塞进了一个一米高的容器,只有头是露出来的,血肉模糊的右眼眶里黑洞洞的。

    容器前面边缘处,在纪知行左眼能看见的地方,放置着一支针管,里面的药剂还是满的。

    附近的地上散落着被切碎的残肢,已经分辨不出来哪一块是属于哪里的,也不知道容器里的身体还剩下多少。

    “阿……宸……药……”容器里的药水刺激着他的皮肤和伤口,纪知行疼得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纪亦宸皱着眉,十分熟练地从一旁的药品柜里拿出一瓶镇痛剂和针管,稀释了剂量后,给他的祖父打了一针。

    镇痛剂生效后,纪知行从剧痛中略微缓过来一些,总算能正常地说出话来,“阿宸,杀了我……杀了我吧……”

    他太想解脱了,那支死亡药剂就在他的眼前,可他偏偏用不了。

    然而眼前的人却摇了摇头,眼里平淡地像一潭死水。

    “阿宸,你不是恨我吗?你找了我这么久,难道不想杀了我吗?”

    “是啊,祖父……”纪亦宸淡淡地勾起一丝唇角,伸手抽出那支死亡药剂。

    “我一直在找您,甚至为了引您出来,演了很多电影。您一定也都看到了吧?为什么没来找我呢?我这张脸……难道不值得您收藏吗?”

    纪知行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这些,有些懵,怔愣地答道:“因为……你的右眼不完美了。”

    “呵,原来是这样……”纪亦宸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在那只左眼的注视下,手指抵着活塞柄,一点一点将针管里的药剂推出,洒在了地上,像是在祭奠什么。

    “阿宸!你做什么!别……不要……求你,注射给我吧……让我死,让我死……”

    药剂全部推空后,纪亦宸随手将针管扔到一旁,转身又走向药柜,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又细又长的针剂。

    纪知行瞥到那上面的字样,瞬间恐惧地睁大了眼。

    那是……T-S试剂。

    “不……不要……放过我……阿宸……祖父不该那样对你……你可以恨我可以杀我……不要这样对我……”

    纪亦宸抽掉针尖外的保护套,“您错了,我找您不是因为恨您。”

    “而是因为我有了他,从一而终。对他的爱,足以将我的心占满,没有一丝位置可以留给恨。”

    “我了解您,深知您一旦知晓他的存在,必然会下手。所以才想在您找上他之前,先找到您。”

    “可惜,还是您技高一筹。”

    “您觊觎他,还把他从我身边引走。我真的很生气啊......”

    针尖插进纪知行颈后,刺入脊椎,药剂缓缓推了进去。

    纪知行曾是全球最负盛名的天才外科医生,却将他的天赋,放在了对“永恒”的追求上。

    在这个容器里,像纪知行这样岁数的人,至少还能再活个二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