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虽然算不上百分之百一模一样,但也及得上八分像了。

    “卓女士......这是......”

    辞影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画,喃喃地开口。

    卓荔收起画笔,十分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欣慰地点了点头。

    “嗯,果然傅先生你的脸,和阿宸所描述的梦中仙者,最契合。”

    阿晨?梦中仙者?辞影有些懵。

    卓荔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画板保护好收进箱子,一边继续解释着,“抱歉傅先生,先前没有和你说明。其实是这样的,我儿子曾经跟我描述过一个梦中的仙者。”

    “但是他在梦里只能看见一些明显的特征,却看不清那位仙者的真容。”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能与之相契的面容,却始终未曾如愿,直到刚才遇见你。”

    闻言,辞影有些激动地拽住卓荔的手腕,轻颤着嗓音急促地问,“卓女士,您的儿子......是谁?”

    他唯一一次在小世界里显现原身,便是在严长谦生命的最后一刻。

    只有他的爱人,才有可能将他原本的样子,烙印在神魂之中。

    卓荔没有直接回答辞影,而是卖了个关子,问道,“傅先生,您喜欢看电影吗?”

    辞影微微一愣,“嗯......算是吧。”

    他没看电影,但是演电影了,应该也算吧。

    “那您一定知道我儿子,他在国内,可是影帝哦~”卓荔慈祥地笑着,眼中充满了对儿子的骄傲。

    “纪......亦宸?”

    已经略显皱纹的脸上,笑容更灿烂了几分,“对,就是他~”

    辞影恍然想起,为什么他会觉得眼前的中年妇女这么熟悉了。

    她的眉眼,神态,就连身上那股优雅的气质,都和纪亦宸十分相似。

    原来卓丽......不是卓丽,是卓荔。他曾无意看到过的,纪亦宸的母亲,闻名世界的画家。

    原来她口中的阿晨,也不是阿晨......是阿宸......

    纪亦宸的宸......

    唇角不由自主地翘起,浅浅的带着一丝颤抖的笑声从喉间溢出。

    一直压在心里的纠结,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

    是他......是纪亦宸......

    纪亦宸就是桑铭,是他的爱人啊......

    他颤抖着拿起手机,买了一张最近的一趟回国航班。

    卓荔不经意瞥见屏幕上的航班信息,大方热情地询问:

    “傅先生,你要回国了?我觉得和你很有缘,要不要先去我的画室坐坐?到时我送你去机场。”

    辞影迟疑片刻,看看时间的确还早,就同意了。

    卓荔的画室就在离广场不远的一栋复古建筑里。

    和纪亦宸单调的别墅不同,这里从墙面,到地砖,再到天花板,都绘制着绚丽的色彩。

    进画室后,卓荔自顾自地去将刚才的成品装裱悬挂,辞影便在画室里观摩画作。

    这里面的画,随便拿一幅出去,大概都能卖出上亿的价格吧。

    卓荔的画有一个十分鲜明的个人特点。

    画中人和周围的环境,总是让人产生一种格格不入却又震撼心魄的奇异感。

    比如刚才在广场上的那幅画。

    英姿飒爽的红衣公子身后,并不是他刚才所在的广场,而是一片遍野尸骸。

    “卓女士,这个场景是?”

    卓荔转过头,保持着娴雅的微笑,“嗯?这就是刚才我画画时,你所站的地方啊。”

    辞影一愣,后脊划过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