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李青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笑脸,心中惊诧不已。

    他呆愣地拿出手机,给老板发了一条信息,依旧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虽说堵着人家解约的时候抛橄榄枝是比较容易惹人怀疑,但傅辞影怎么知道派他来的人是老板呢?

    一分钟后,手机里收到了回复。

    李青抬头道,“傅先生,没问题。”

    辞影收回合同,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废话,傻子才不签!

    合同里约定,将来他的所有片酬,经纪人只抽取1%,他可以拿到99%。这百分之一明摆着就是意思一下,毕竟0抽成就违背经纪人合同规则了。

    除此之外,每年保底片酬五千万,如未达成,由经纪人补足。

    唯一一个霸王条款,是合同期限为终身,且不可解约。

    但这个霸王条款怎么看都是经纪人比较亏,毕竟艺人的巅峰时期有限,能超过十年的屈指可数。

    等将来过气了,收入必然下降,可经纪人还得按照合同每年支付他五千万。

    想必没有任何一个艺人,会拒绝这样的合同吧。筆趣庫

    在这个小世界里,有能力且愿意这么不计代价地挖自己的人,除了纪亦宸以外,他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

    半小时后,车停靠在了路边。

    李青看着车窗外的老旧楼栋,皱了皱眉。

    “傅先生,要不,我带您去清湾云府买一套别墅吧?”

    大哥,你现在可是拿着五千万底薪的人,住在这种地方不合适吧?

    清湾云府的别墅可好了,最重要的是,老板也住那里呢~

    看着那双充满期盼的明眸,辞影将唯一的行李背包拉到肩上,冲李青微微一笑,“不用了,再见。”

    司机已经开好门,他挥挥手,就下车了。

    原主租的房子在这个普通又老旧的小区里,楼层不超过六层,连电梯都没有。

    他凭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对应的房门,拿出钥匙,刚插进锁孔,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入眼是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些斑白,面黄肌瘦的一张脸满是沧桑。一只手臂在手腕处被截断,而另一只手上缠着些纱布。

    辞影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是原主的父亲,傅深。

    来人见到辞影,先是一愣,随后堆出一副讨好又猥琐的笑脸。

    “小影,你回来了。饿不饿?爸爸这就去给你炒几个菜好不好?”

    看着眼前这个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人,辞影心中冷笑,怕不是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辞影没有搭理他,冷着脸直接越过他进了门,将背包往沙发上一丢,走到一个储物柜前,打开柜子翻弄着。

    房子并不大,只是个一室一厅的小户型。原主因为拍戏经常外出,在家的时间不多,回来的时候也是睡沙发,把卧室让给了父亲。

    傅深被晾在门口,心里憋着一口怒气却又不敢发作。

    离下一次交利息只剩几天了,这些天他又四处借了点钱,本想找几个场子博回来,结果不知道怎么运气这么差,全输光了不说,还徒添了上百万的债。

    原本一个月只要小一万的利息,现在至少得四五万。

    如果再还不上,另一只手也要被剁掉。

    他走到辞影旁边,往柜子里瞅了瞅,“小影,你在找什么?爸爸帮你一起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