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辞影不说还好,这一说反而引起保镖的怀疑。

    城堡里的房间的确很多,但这一间在一个不起眼的偏僻角落里,按说不容易误闯,所以他们才在这里审讯。

    二少夫人单纯迷糊,走错情有可原,但这个白家少爷怎么会走错。

    再加上屋子里关着的人,实在让他不得不怀疑,两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白少爷,请问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眼前的黑衣保镖是一直跟在严正青身边的,白明飞知道那种愚蠢的理由骗不了他。

    脑海中飞快地运转,看见一旁的蓝辞影,瞬间想出一个合理的说辞。

    “是这样,辞影是我从小到大的挚友。那个疯女人那样羞辱他,我当然不能熟视无睹。”

    “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根本不在宾客名单上,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白明飞说的是羞辱,不是污蔑。就差告诉大家,那个疯女人只是揭穿了蓝辞影,并非是无中生有。

    辞影顿时眼眶红了,可怜巴巴地看着眼前贼喊捉贼的渣男。

    “明飞哥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白明飞当然不可能相信他是清白的,他可是亲眼从监控里看着蓝辞影走进酒店的房间。

    眼前的人已经被人玩过了,他连碰都不想碰一下。

    他走近两步,却与辞影保持着安全距离。

    “小影,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此事。”

    说完,白明飞便走到那个omega面前,不由分说地便掐住了她的脖子,迫不及待地就将指间藏着的微型致幻剂,扎进了她的脖颈。

    “说!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若他稍微留意一下,便会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恢复了意识和知觉。

    可惜他现在只想着让女人继续保持意识涣散的状态,如果能因为药物过量而休克或者死亡就更好了。

    他不知道,辞影的针还埋在后脑,再多的致幻剂,也只会叠加她的疼痛倍数。

    辞影扎针的时候,omega的感官还是迟钝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扎了一针。

    而白明飞的这一下,她却是清晰感受到的。

    她疼地发疯,却又清醒地可怕。

    绝望又愤恨地瞪着白明飞,被线圈牢牢固定在座椅上的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角,嘴里无声地说着什么。

    可被提高数倍的感官,让她被掐着的喉咙剧痛不已,仿佛又一万根针在不停地扎,又像被塞进了火炭炙烤,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辞影担惊受怕地看着眼前的暴力,想上前阻止,却又害怕地不敢往前,只能在原地着急地劝着。

    “明飞哥哥,你快放开她,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做这些不值得,杀人……是犯法的……”

    听着自家二少夫人的话,一直跟在严正青身边的保镖皱了皱眉,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现在做这些不值得,那事情发生的时候做什么了?

    既然不能忍受挚友被人羞辱,在会场的时候怎么没见他反驳?怎么没见他站起来替他的挚友说句话?www.

    而且白家少爷现在这样,万一不小心真把人弄死了,岂非死无对证?

    他反应过来,立刻上前,一把拉开了白明飞。

    omega从窒息中获得一丝空气,抖着手,指向白明飞,拼尽全身的力量,沙哑地说出两个字:

    “是……他……”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朝白明飞投去。

    若是这还想不明白,他们也没法在严爷身边混了。

    “把白家的人,都给我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