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轰轰轰轰轰。

    耳边传来直升机螺旋桨高速转动的声音。

    严长谦从沉睡中恢复了些许意识,他睁开眼,却依旧是一片黑暗。

    尝试着动一动手脚,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座位上。

    “宝贝?”

    “嗯。”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他安心不少。

    “宝贝,你的奖励好特别啊……”

    空气中传来微弱的咸腥,是海水的味道。

    严长谦警觉地想起,世界上大多数危型精神病院都建在孤岛上。

    不自觉地舔了舔唇角。

    “宝贝给我的奖励,该不会……是治疗吧~”

    要把我一个人丢在那样的地方吗?

    宝贝……怎么可以离开我呀……

    不可以哦……

    全身的肌肉渐渐绷紧。

    还没等他使力绷断绳子,身上忽然一阵轻松。

    绳子松散开,眼前的黑布也被揭去。

    模糊的视野渐渐清晰,灿烂的笑容撞进眼帘。

    “治疗?不对。恰恰相反……”

    辞影解开了他座椅上的安全带,设置了智能返航程序。

    “我要你从现在开始,抛弃所有的克制和伪装。”

    严长谦有些迟疑地眨了眨眼,不明白辞影想做什么。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搂媳妇儿的腰,却捞进了一个军用伞包。

    ??

    “亲爱的,你会跳伞吗?”

    严长谦抬头看向那张恣意明媚的笑靥,摇了摇头:“不会。”

    “哦,那现在可以学了。”

    说完,辞影就打开舱门,跳了下去。

    严长谦轻抿着薄唇,挪眼看向操控台上的返航倒计时,默默拿起了使用说明书。

    十分钟后。

    在一艘非法武装船上,辞影被两个魁梧壮硕的alpha押着,跪在一张大圆桌上。周围所有人都垂涎欲滴地看着他,目光里掩不住的贪婪。

    他们在这一片海域劫掠这么多年,可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omega,真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啊。m.

    这些人用着辞影听不懂的语言,在叫喊着什么。

    他也无意细究。

    无非,是在竞价自己的使用权。

    砰!

    通往甲板的门被蛮力踢开,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alpha,浑身散发着阴戾的气息,嘴角带着幽冷的笑意,令人背脊发凉。

    一阵低沉阴恻的笑声响起,病态的异瞳注视着圆桌上的omega。

    冰冷的嗓音仿佛是淬了毒一般,即使语言不通,也依旧渗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血液。

    “宝贝,你是我一个人的啊……只能给我一个人看呢……我挖掉他们的眼睛好不好……还有妄图沾染宝贝的人……都,该,死……”

    话音刚落,拽着辞影的两个alpha,瞬间被轰断了手臂。

    ……

    辞影慵懒地斜靠在窗边,听着耳边优美动人的乐章,欣赏着海平面上如血的残阳。

    他打开窗户,随意地接过一只飞来的断腿,转手扔进了大海。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味,让他无比舒畅。筆趣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