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间房原本是幻魅boss祁羽凌的游戏房,里面自然是不设监控,隔音效果也是顶好的。

    任凭里面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守在门外的保镖也听不见一丝动静。

    两个小时后。

    辞影软绵绵地瘫在一张精致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爱人穿好了衣服,认真整理着袖口,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目光移向地上那一堆可怜的碎布条……他要怎么出门……

    “长谦,我的衣服……”

    辞影略带娇嗔地看着严长谦,眼里的意思很明显:衣服碎了,去给我买新的。

    严长谦衣着整齐,目光幽沉看向沙发上的妙人儿,探下身子,一只手撑在他身旁,另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

    “宝贝,你听过谁家被囚禁的人,需要出门?”

    既然不用出门,衣服也不是很必要了吧。

    辞影神色一滞,立刻反应了过来,握着严长谦的手,委屈道:“你该不会……要把我放在这个地方吧……”

    “不可以?”

    “可这里是……”

    这里是幻魅呀,这可是个吃omega不吐骨头的地方。

    怎么可以把自己一个柔弱的omega丢在这样的地方。

    辞影委屈巴巴地看着爱人,完全将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来龙去脉抛之脑后。

    严长谦勾起唇,在那只紧握着自己的手背上轻啄一口,

    “宝贝别怕,幻魅已经被我收购了,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没有人敢欺负你。”

    辞影愣住了。

    严长谦居然会收购幻魅?!

    等等……这重要吗?

    重要的是,这个人竟然真的要把自己囚禁在这种地方?

    不行不能不可以!

    辞影松开严长谦的手,毫无预兆地勾上了他的脖子,十指扣紧牢牢锁着。

    严长谦直起身子,他也跟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总之就是要黏在他的身上。

    他就不信,严长谦还能让外面的人把自己这副身体看了去?

    见他抬起了脚要走,辞影索性将两条腿圈在了他的腰上,总之就是死死缠住,甩不开的那种。

    严长谦当然不可能真的把人放在这里,但是缠在身上的柔软,让他升起了一丝恶劣的兴致。

    一只手按着光滑的背,另一只手托着紧俏的臀。

    修长的手指悄然曲起,探寻着,摸索着。

    身上的人儿轻轻一颤,茸茸的脑袋乖顺地趴在了他的肩头,发丝蹭在他的脖子上,挠得心里痒痒的。

    严长谦不急不缓地走到一旁,解开了扣在墙壁上的锁扣,又来到门口。

    环在腰上的两条腿渐渐失了力气,颤抖着放了下来,唯剩一双手还牢牢地勾着他的脖子。

    耳边传来细碎的声音,手里的温度也逐渐攀升。就在某种情绪即将触及顶点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辞影面色泛红,眼角噙泪,哼哼唧唧地表达着不满。

    一件宽长的风衣覆在了他的身上,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打横着抱了起来。

    “乖,回家继续。”

    恶劣!!!

    辞影收回勾在严长谦脖子上的双手,缩了缩头,将风衣领子往上扯了扯,盖过自己的脸。

    他可没脸让别人看见现在的样子。

    就这样,辞影连人带锁链,被风衣裹了个严严实实,抱上了车。

    回到三年没踏足过的别墅,两人在卧室里又闹到了傍晚。

    别墅是提前打扫过的,也重新安排了佣人和管家。

    吃过晚饭后,辞影趴在柔软的大床上,作为一个被囚禁者,舒服地眯起眼,享受着囚禁者的按摩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