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距离港口三十公里开外的荒凉公路上。

    尸骸满地。

    黑发少年利落地干掉了挡在大胡子男人身前的最后两名保镖,将枪口对准了眼前的任务目标。

    男人双手举起,用着不熟练的华国语言,“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liam翘起唇角,正要扣动扳机。

    揣在屁股兜里的手机又震了起来。

    这tm该死的熟悉感。

    他将枪口顶在大胡子的额头,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的备注。

    眼皮子直跳。

    “喂,哥~”

    “你的任务目标是j.t?先别杀他。”

    果然……

    又搞这出。

    破哥哥能不能拉黑啊啊啊?

    “他是来跟郝筱苓交易的,让他先过来。”

    liam瞥了瞥一地的尸体,又抬起眼皮看向眼前的男人。

    唔……

    现在说他搞错了,说他其实是来接应的,对方能信吗?

    能……吧……

    十分钟后。

    大胡子被绑着手脚,打横放在重型摩托的后座上。

    被高领毛衣遮掩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圆环。

    虽然liam没有折磨人的嗜好,但也掌握着足以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

    他将人固定好,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用着男人的母语,熟练地说道:

    “别把我摩托车弄脏了,嗯?”

    这可是他从黎章哥那里借来的es1,矜贵着呢。

    男人的嘴上贴着封带,看着liam抵在按钮上的指腹,颤抖着点头。

    黑色的es1,以400公里的时速,不一会儿就来到港口附近。

    一番捯饬后,男人道貌岸然地提着电脑包,步行来到交易地点。

    郝筱苓坐在车里,远远地看见独自一人走来,有些惊讶,却也没太当真。

    那家伙是个十分狡猾的人物,黑吃黑对他而言都是家常便饭。

    故意来的这么晚,还摆出孤身一人的势弱样,肯定是为了让她因为焦躁大意而露出破绽。

    她在通话器里再次叮嘱所有人戒备,便打开车门,从容不迫地下了车。

    “jake,you’relate.”郝筱苓倚在车旁,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

    男人没有回应,只是默然走到她面前,“货呢?”

    郝筱苓轻轻一笑,“jake,你知道我一向是要先见到钱的。”

    男人拿出电脑,打开一个特殊的汇款界面,在其中输入信息后,递了过去。

    郝筱苓扫了一眼,是她指定的账户。

    只不过还需要一个安全盾确认,才能转账成功。

    而这个安全盾,正捏在男人手里,随时可以交出,也随时可以捏碎。

    “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