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是答应了严长谦,会乖乖待在这里。

    可那还不是因为某人威胁他,说不答应就不会停?

    最可恨的是,他都哭着答应了,某人也没停!!

    想到这里,辞影瞬间支棱起来,愤然瞪了过去。

    在看到那只左眼流露出某种露骨的情愫之后,控诉的话语在嘴里转了一圈,变成委委屈屈的三个字:

    “我饿了……”

    他的腰才刚好了些,说什么也不能又折了。

    “哦?是么?”

    眼前的人勾起了唇角,辞影心下一虚。

    这个人......绝对理解错了。

    严长谦平时几乎没什么表情,而每次他这样坏笑的时候,自己的下场都比较惨。

    “我我我,我要吃早餐!”辞影想了想,又补了三个字,“用嘴吃!”

    这样总没有歧义了吧?!不可能再想歪了吧?!

    严长谦嘴角笑意更甚,一把将人拦腰扛起,“好,用嘴。”m.

    趴在肩上的辞影生无可恋,欲哭无泪。

    一个小时后……

    严长谦坐在沙发上,辞影窝在他怀里,一边啃着玉米,一边小声嘟囔:

    “你昨晚做什么去了……一晚上没睡觉,怎么精力还这么旺盛……”

    严长谦轻笑一声,凑到耳边,啄了啄软软的耳垂,“担心我?”

    “谁担心你了?我就是……查个岗,查岗不可以吗?”辞影理直气壮。

    严长谦眼心头微滞,眼眸微颤,低低的嗓音里夹杂着一丝玩味:“当然可以,查岗是媳妇儿应有的权利。”

    谁是你媳妇儿?!

    辞影瞪了过去,恍然想起两人的的确确是正经八百的夫妻。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只不过......

    辞影转过头,一脸戏谑地看着严长谦,“可惜~这个权利我也用不了多久了……”

    他故意重重咬出最后几个字:

    “未来的,前夫。”

    在婚礼那天晚上,严氏夫夫走后,他就从房间里翻出了有意思的东西。

    那是一份婚姻契约,原书中并未提及,所以辞影一开始并不知道。

    按照约定,三年内,如果原主不能为严家生下孩子,两人就离婚。

    契约是严长谦在订婚宴上提的,而原主本来也不喜欢严长谦,自是欣然签了。

    也就是说,还有半年不到,他们就要离婚了。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已经被压在了沙发上,耳边传来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

    “那我,再努努力……”

    嗯?努力什么?

    下一秒,辞影忽然就明白了。

    虽然在没有永久标记的情况下,怀上的几率非常低,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有志者,事竟成。

    严长谦又努力了几个小时。

    两人吃过午饭,严长谦终于没再折腾,搂着媳妇儿浅浅地睡了。

    晚上还有任务,他需要充足的休息,恢复体力。

    因为白天大家都在展馆里,安保充足,境外势力也进不去,相对是安全的。

    而晚上,人们四散到周围各自的住处,人员混杂,正是那些境外势力获取情报,甚至劫持重要人员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