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个小时后。

    压抑了许久的嗜血终于得到了片刻安抚,辞影神清气爽地将染血的热熔胶随意丢到一旁。

    这糟心的世界,即使面对这样的人渣也不得不束手束脚,只能小小发泄一下。

    不过,应该能管一阵子了。

    祁羽凌见疯子扔了工具,他松了口气,颤抖着闭上了眼。

    他的胸前交错着一道道深可见骨的鞭伤,疼地发疯。

    那热熔胶上浸染过秘制的药水,能快速渗入伤口,加速愈合,避免失血过多,同时也让他保持清醒。筆趣庫

    极度的疼痛,却不致死。

    “来,笑一个~”

    耳边又传来魔鬼轻佻的声音,他惴惴不安地睁开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人再次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祁羽凌此时疼地整张脸都扭曲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看他不配合,辞影颇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抬起一只脚,踩在祁羽凌右边最下方的一根肋骨上。

    “怎么?祁少刚才没吃饱?”

    “不……不是……我能笑……我这就笑……”

    红肿的眼眸里,满是慌乱与恐惧。

    不久前,那个疯子扯断了他的一节肋骨,塞进他的嘴里。

    嚼一下,挥一鞭。

    慢一秒,两鞭。

    直到骨头被嚼成粉末,吞咽下肚。

    疯子才停了下来。

    这种事,他死也不想再来一遍。

    祁羽凌颤颤巍巍地扯着嘴角,拼命堆出一张笑脸。

    咔嚓。

    辞影并不介意他笑得有多难看,拍照后,打开短信界面,输入原主的手机号,将照片发送过去。

    然后,又打开了拨号界面。

    “私人医生电话?”

    “你……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若是想在这里等着被媒体拍,我是无所谓……”

    辞影摊了摊手,作势要将手机放下。

    “138xxxxxxxx”

    嘟嘟——

    “喂,祁少。”

    “明宇豪风大酒店2801房。”

    “你是谁?”

    “与你无关。”

    嘟嘟——

    辞影将手机丢在他头边,屏幕上正显示着刚才拍下的照片。

    “若是伤好了,便按着照片的样子去做,一道也不许少,一道也不许轻。循环往复直到生命终结。”

    “你……你什么意思……”祁羽凌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疯子。

    这个疯子把自己当什么了,他可没有这种特殊嗜好。

    辞影弯起好看的眉眼,人畜无害的一张脸露出清纯甜美的笑,可嘴里说的话却让祁羽凌毛骨悚然:

    “如果没听懂,我不介意再亲自教你一次。”

    祁羽凌闭了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现在他的处境太被动,没必要招惹这个疯子。

    待他回去,绝对要让这个疯子付出代价。

    “对了,你应该也知道,我马上就是严家的二少夫人了,你说,若我未婚夫知道你企图标记我,他会怎么做?”

    言下之意,便是今日之事要烂在肚子里。

    祁羽凌心头一跳,蓝氏他虽然不放在眼里,但严家可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