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道观中,两人聊了许久对于老道的话林子渊还是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跟着老道走出道观,再看到眼前的小院跟刚刚那地方简直是天壤之别。

    此时林子渊再回过头去,后面的路已然完全不知所踪。

    林子渊看向老道,似乎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而老道显然也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可他只是轻笑不语。

    林子渊再走过刚刚的地方,那里确确实实是一片湖泊。

    两人走回小院,此时曦月公主几人都已经在小院内焦急等待。

    看到林子渊回来,何伯激动地走到他身边。

    “公子您去哪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了?”

    林子渊刚想解释,老道插话道。

    “你家公子不过心中烦闷,因此才外出走了一会儿,无甚大碍!”

    显然老道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道观的事,所以林子渊也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听完林子渊的话,何伯表示理解毕竟他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公子!小女子名唤姚曦月,不知公子名讳?”

    曦月公主见林子渊回来,不知为何竟不由自主上前搭话。

    此时老道也是笑呵呵的看着她,明明老道已经道出过林子渊身份,没想到她还明知故问。

    林子渊闻声看向姚曦月,这才发现这名惊艳世人的少女。

    只见她一头乌黑的流云发髻上插着一根金色发簪,散落的头发披散在腰后。

    绣眉之下一双桃花眼眨巴个不停,眸中好似蕴含点点星光。

    唇上琼鼻精致而高挺,鼻下红唇不语而勾人。

    如玉的肌肤透着绯红,有种浑然天成之感。

    身上穿着一身青绿色长裙,整个人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这还是林子渊头一次见到在外貌上可以胜过云月遥和苏予韵的女子,但林子渊此时对她只是抱着一种单纯的欣赏。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也不例外。

    林子渊躬身作揖,神色平静自然。

    “见过姚姑娘,我名林子渊!”

    听到他承认自己就是林子渊,姚曦月不知为何就感到莫名的开心。

    不过看着这名年轻的公子,姚曦月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出那些惊世之诗的。

    “公子!既然如此,那首水调歌头可是出自你手?”

    虽然不知道为何她会问出这个问题,但他还是点点头。

    毕竟这首诗是他带到这个世界来的,既然都带来了那就索性承认。

    “公子真乃天生奇才,曦月真是恨不能与公子早日相识!”

    林子渊被姚曦月这一番话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不过是一个诗词的搬运工,没想到竟会被他人所仰慕。

    姚曦月断断续续问了林子渊很多问题,而林子渊也耐心回答。

    ……

    过了很久,老道这才出声打断。

    “诶诶诶!月儿要不你改日再找这小子聊吧,现在该是午膳时间了!”

    姚曦月听到老道的话才回过神来,头一次认识一个男子竟不自觉就竟他聊了这么多。

    “真是抱歉,不知不觉就打扰了公子这么久,还望公子勿怪!”

    “姑娘不必道歉,相比于救命之恩,回答姑娘些问题不算什么!”

    林子渊就从老道那儿得知这少女才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所以他内心对于她也是有点莫名的亲近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