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明亮的小屋内,少年平躺在床上。

    老道看着这少年,面露回忆之色。

    “小家伙,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挑的路,无论如何你也得走下去!”

    老道坐在床边,低声喃喃自语。

    不一会儿他就坐起身,只是简单的看看少年伤势。

    “唉!那个丫头最终还是把药拿给你吃了!”

    老道无奈摇头,他在林子渊体内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这药他本是给曦月公主保命用的,哪曾想兜兜转转还是没了。

    “也罢!命不可逆,那便顺其自然!”

    老道双手掐诀,屋内顿时被金光四射。

    “浩浩灵光,除晦化秽;三元归法,六道唯吾,诸法顺从,去!”

    随着老道念完口诀,金光尽数涌入林子渊体内。

    金光入体,林子渊胸口的伤势竟在自动快速愈合。

    “呵呵!果然还是道法好用,省得老子扎来扎去的!”

    老道看着林子渊快速恢复的伤势,有感而发道。

    就连他自己都忘了多久没有使用过道法,如今也算是破例了。

    咚咚咚~

    老道还在感慨回忆往昔意气时,房门被人敲响。

    “哪个混蛋在外面乱敲门,贫道不是早就说过不许随便打扰我吗!”

    老道佯装愤怒喝道,说着就去打开房门。

    看到是曦月公主敲的门,老道立马换了副面孔。

    “啊哈哈哈!是月儿啊,找为师是有何事吗?”

    曦月公主显然是早已习惯了老道的神经质,也是笑着递给他一个包袱。

    “师傅!您老人家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治病都忘了带银针!”

    老道这时才想到这回事儿,额头冒出几滴冷汗。

    “哈……哈哈哈……是为师大意了!是为师大意了啊!”

    老道尴尬接过曦月公主递过来的包袱,显得有些许心虚。

    曦月公主也注意到了老道的表情,她忽然开始担忧是不是自家师傅也没法医治林子渊。

    “师……师傅,您是不是也没有把握治好里面那位公子啊!

    听到曦月公主竟敢质疑自己,老道立马吹胡子瞪眼。

    “你这小丫头,可不要胡说八道,莫要坏了为师名声!”

    曦月公主见老道信心满满的模样,也是赶忙鞠躬道歉。

    “是是是!师傅您别生气了,都怪徒儿不好!”

    在曦月公主不断的软话中,老道这才心满意足。

    看曦月公主还在往里面偷瞄,老道也是感到有些心力憔悴。

    “小丫头你怎么还不离开,莫不是你还想跟为师我进去看看!”

    “哼!进去就进去!”

    听到老道挑衅自己,曦月公主也是毫不客气回道。

    于是乎两人就这样一同走入房内,曦月公主此时才有些后悔起来。

    看着床上光着上半身的林子渊,曦月公主赶紧捂住眼睛,可她却还是忍不住透过指缝偷偷打量林子渊。

    林子渊还静静的躺着,可她还是感觉林子渊好像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看着曦月公主的小动作,老道禁不住轻笑出声。

    “小丫头这时候知道害羞了?之前你不是早已全都看过了吗?”

    闻言,曦月公主腮帮子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