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长泾呵上,一艘小船在快速漂流。

    它后面跟着几只小船,那些船以几倍于它的速度快速接近。

    看着那些小船靠近,船上那人猛的跳进河中。

    后面炎军看着这一幕很是不解,明明对方费尽心力都要救出去的人还在船上,为何驾船的人此时却逃走了。

    驾船靠近,几人将船上躺着的那人拉过来。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那人已经断气,但还是得将他带回去交差。

    几名将士将“林子渊”的尸体抬到岸上,向夏姓男子汇报。

    “先生!景王世子已死,您看?”

    几人都有点儿胆战心惊,他们不知道上面的人会不会因此迁怒于他们。

    夏姓男子瞄了几眼遗体,心中略微激动。

    “呵呵!那不是景王世子,看来我们都被刚刚那小子给骗了!”

    没错,此人的确不是林子渊而是一名战死的天目阁人。

    郭安策一路放慢脚步,为的就是让他们能够追上来。

    最后在他们眼底下将“林子渊”用船送走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只有这样真正的林子渊才有机会逃走。

    “有意思!景王世子,现在你算是真正入局了!”

    夏姓男子看着浩浩流水,心中暗道。

    几个时辰前,天目阁联络点。

    郭安策将林子渊背到这儿,而后林子渊身上伤口一一处理好。

    看着身边之人一个个离去,林子渊此时心中五味杂陈。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明明他已经计划好离开大炎的。

    哪曾想人算不如天算,景王府竟会在一夜之间覆灭。

    郭安策看着一脸死色的林子渊,还是想安慰他。

    “老大!别太难过,景王爷和云姑娘还在等着你重回玉京城呢!”

    看着一脸正经的郭安策,林子渊一时觉得他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这个相交这么久的兄弟,如今他不想再失去。

    “安策!如果我真的不能逃出去,你一定要保住自己!”

    “放心吧老大我可是很怕死的,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跑,毕竟我老娘还在家等我回去尽孝呢!”

    见林子渊说话,郭安策也是拍着胸脯保证。

    看到郭安策一副信誓旦旦没心没肺的模样,林子渊暗松一口气毕竟这正合他意。

    何伯听着这兄弟俩的对话,也是放下悬着的心。

    一开始他还以为林子渊会扛不住压力,没曾想他这么快就回过神。

    兄弟俩就一直这样说着话,林子渊也是稍微想开了点儿。

    不久他们的人就汇聚于此,终于到了要上路的时间。

    “安策!若是能够顺利去到紫云国,相信我!我一定很快就会带兵杀回来!”

    临行前,林子渊目光坚定对郭安策许下一个承诺。

    郭安策只是笑着走向他,此时的郭安策没有说话。

    刚开始林子渊还以为他只是看自己身受重伤想被他走出去,直到后面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看着晕死过去的林子渊,郭安策表情轻松像是最终下了什么决定。

    “当然了老大!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打回来,一定会!”

    看着郭安策将林子渊击晕,皆是一愣。

    何伯先是回过神来,走到两人跟前。

    “安策小子!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干嘛要将子渊这小子弄晕?”

    郭安策还是笑笑,抬头看向玉京城方向。

    “何伯!这样我们一个都逃不出去,只有将他们引走,老大才能安全逃到紫云国!”

    河伯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郭安策。

    “安策小子!你……莫非你要?”

    郭安策点点头,像是默认。

    “没错,我想将他们引开,天目阁可以没有我郭安策,但不能没有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