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跑他追,他们差点插翅难飞。

    幽暗的街道上,林子渊等人终于摆脱追兵。

    此时的他们只剩下近百人,其中大部分都已伤痕累累。

    突然,林子渊停下脚步。

    王管家不解,好奇发问。

    “世子您跑快点儿啊,不然该来不及了!”

    林子渊看着后面迟迟还未赶来的追兵,语气严肃道。

    “不对!事情不对劲儿!”

    “哎呀!世子殿下,若是不能将您安全送出去,我这张老脸还怎么去见王爷啊!”

    “王叔,我们不能再朝城门跑了!”

    对于林子渊的话,众人皆是不解,此时唯一的生路只剩下出城,而林子渊却让他们停下。

    王管家大急,不断拍打大腿。

    “世子殿下!就当老王我求您了,快走吧!”

    林子渊又摇摇头,看向身后确认无人追来。

    “王叔,恐怕城门已经埋伏了大量军队等着我们自投罗网,现在我们不能去那了!”

    “世子,这是为何?”

    “呵呵~我们区区两百余人便冲出了他们的包围,而他们却并未追赶,您觉得唯一的情况还能是什么!”

    王管家拍拍脑袋,终于领悟了林子渊的意思。

    “是老奴迟钝了,差点儿害了世子您啊!”

    “王叔不必自责!安策接下来我们先回酒楼!”

    郭安策闻言点头表示同意,就这样一行人朝着小酒馆赶去。

    皇宫中,炎帝与林裕景父子俩四目相对。

    看着台下林裕景一副温润的模样,炎帝怒吼道。

    “呵呵!朕实在没想到最后竟被你小子蒙蔽,逆子你怎敢反!”

    “父皇!造反的是景王叔,孩儿我只不过是前来护驾的,父皇您莫要冤枉好人才是!”

    听着林裕景从容的回答,炎帝感觉浑身无力。

    “哈哈哈哈!不愧是朕的好儿子,都怪朕瞎了眼啊!”

    “父皇!您早就瞎了,否则这些年来依孩儿的所作所为,难道还不足以让你立位太子吗!”

    林裕景抬起手中剑直指炎帝,语气更加尖锐。

    “殿下,整个皇宫都已尽在掌控!”

    一小将握着早已卷刃的刀,双手抱拳向林裕景汇报。

    林裕景嘴角上扬,他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就要完成了。

    “景王谋反,众皇子死于乱军之手,唯留五子机敏逃过一劫并带兵剿灭叛军,陛下受惊难以掌管朝事,特命五皇子为代理监国太子!”

    当着炎帝的面,林裕景肆无忌惮的向下属下答旨意。

    “诺!”

    小将附和一声,随即转身退出大殿。

    炎帝听着林裕景的话,胸中逆血上涌喷出一大口鲜血。

    “逆……逆子!你……你竟枉顾人伦,擅杀手足兄弟!”

    林裕景不可置否摊摊手,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父皇!您说的哪里话,孩儿不是告诉过您他们死于景王叔之手吗?看来您真的老到记不清事儿了,不过没关系,孩儿能者多劳嘛!”

    说完,林裕景走出大殿,这下炎帝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而林裕景紧紧留下一部分人看守,剩下的全都被他带去清剿景王府。

    小酒楼中,云月遥此时已然清理好伤口。

    她刚出门就看到一群人朝这儿赶来,发现带头的是林子渊她心中一喜。

    她很庆幸他现在还是安全的,正当她想迎上去打招呼才发现他身旁的苏予韵。

    此时林子渊与苏予韵皆是身穿礼服,显得格外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