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车轮向前滚动,穿梭在幽暗的街道。

    “前方何人车驾,速速停下!”

    临近宫门,皇宫护卫将景王府马车拦停。

    查验完身份,由于皇权特许景王等人得以接着乘坐马车前行。

    吁~~

    “王爷,到了!”

    “嗯!”

    景王拉开车帘率先下车,随后牵着南宫梦曦下来。

    “你在这儿等着,待会儿我们便回来!”

    因为前方已经不得再乘坐马车,因此景王只得令车夫原地等待。

    走了好一会儿,景王看着两边的护卫隐隐感到事情不太对劲。

    景王竟然在他们身上察觉到了浓烈的杀意,按理来说他们不应如此才是。

    南宫梦曦不自觉拉紧景王衣袖,绣眉不展。

    “夫人莫要怕,我们待会儿便能回去了!”

    “王爷,你有没有感觉事情好像不太对!”

    南宫梦曦贴在景王身侧,低声道。

    “夫人莫要多虑,难不成皇兄还会害你我二人不成?”

    尽管他也感觉到不对劲,但此时他也只能安慰自己夫人。

    不久,两人终于走到正殿。

    早已在此等待的太监赵安赶忙上来迎接,态度积极恭敬道。

    “奴婢拜见景王爷,王妃!”

    “嗯,快带我俩去见皇兄吧,府内事务繁多还等着我去处理呢!”

    “王爷莫急,陛下早已在雨烟园等候王爷前来,奴婢这就带王爷前去。”

    景王感到事情越发不对劲,他不知道此时炎帝为何会在雨烟园等他。

    “赵公公,皇兄不是命我前来商讨入谱事宜吗,为何会在雨烟园等我?”

    “王爷莫急,想必陛下还有其他事,奴婢哪能知晓!”

    赵安不知如何回答,只得暂时敷衍了事。

    “也罢!既如此你便带我过去吧!”

    “多谢王爷体谅,奴婢这就带您前去!”

    半炷香后,景王终于在赵安的带领下抵达雨烟园。

    亭中,炎帝一人独坐在石凳上,身后站着几名带刀侍卫。

    “来了?”

    炎帝看着景王,平淡道。

    “嗯!皇兄您找我来此是有其他事儿吗?”

    “不急!先坐,朕给你看个物件!”

    炎帝不急不缓将林裕景交给他的那封书信推到炎帝面前,双眼则一直在观察景王脸上表情。

    景王好奇打开,惊恐的发现乍看之下里面字迹竟和自己的如出一辙。

    一字一句认真看完,景王算是明白炎帝找他来此是为何事了。

    “皇兄,你真相信这封信是我写的吗?”

    炎帝不开口,只是盯着他。

    “呵呵~你我本为亲兄弟,皇兄现在这是想要作甚?”

    “瀚海你的权力太大了,朕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南宫梦曦闻言略显慌乱握紧景王右手,景王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松。

    “所以这就是您将我召进宫的真正用意,皇兄是想要对我下手吗?”

    景王直视炎帝双眼,冷声道。

    “瀚海,你我也老了,朕这么做也是为了这大炎江山考虑,希望你能够理解!”

    “哈哈哈!我自少年起便为皇兄你奔走,今岁不过四十有二便已身经百战,身上大小伤口不下数十!”

    林翰海越说语气越激动,十年征战竟换不来些许清闲。

    “瀚海!朕此生也许有愧于你,但朕自知撑不了多久;若朕有朝一日驾崩,你能保证一心辅佐新君吗?”

    “皇兄说了这么多,还是想要臣弟的命吧?”

    “瀚海,今日你是走不掉了,朕让你有个体面的死法,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