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林子渊走出苏予韵院子,安晴雪急忙走了过去。

    “子渊,你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母亲,韵儿醒了!”

    “真……真的!”

    安晴雪轻捂嘴唇,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事情好像不对。

    “子渊,既然韵儿醒了,那你为何会是这副模样?”

    “母亲,韵儿好像失去了一些记忆,我……”

    “什么……”

    安晴雪后退两步,她实在没想到苏予韵还会遇到这些磨难。

    “子渊,你……”

    “母亲无碍,不论如何我都会陪在她身边!”

    林子渊强撑起一个笑脸,只是看上去不那么真实罢了。

    “好,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先回景王府去吧,韵儿这儿有我陪着。”

    见到林子渊如此失落,安晴雪也只好劝他先回去。

    玉京城外,此时正有几人策马奔来。

    “王爷,那里究竟发生何事?”

    “朝廷既然已经在这儿安置了棚子,那就轮不到我们插手!”

    犹豫片刻,景王还是带着侍卫走了过去。

    “拜见景王爷!”

    守卫见到景王纷纷躬身拜见,眼中充满敬仰。

    “嗯,这里到底发生何事?”

    “启禀王爷,这些都是深受伤寒影响的难民!”

    “什么?伤寒!王爷请您快些离去!”

    护卫听到守卫说这里有伤寒病人,急忙劝景王离开。

    “伤寒?这么多百姓都患了伤寒吗!”

    “王爷不用担忧,苏相手下有一能人已经配制出医治伤寒的药物,这些百姓都已有所好转!”

    “喂!你小子莫不是在诓骗王爷吧,伤寒竟还有人可医治?”

    “不不不!小得多不敢胡言,若是王爷不信可亲自前去询问苏相!”

    听到景王护卫的话,守卫赶忙摇手解释。

    “不用紧张,若是真有人能够医治伤寒,那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王爷,请问您还有何吩咐吗?”

    “你不用管我,待会儿我自会离去!”

    “诺!”

    玉门城中,朱厚德看着此时城中的粮食,心中感叹不已。

    就在前几日,炎军果然退去,这简直和他信中的情报如出一辙。

    现在就连他自己都好奇他们在炎朝的内应到底是谁,这人竟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几日前,玉门城下。

    “陈将军,眼看我们就要拿回玉门城了,怎么能退!”

    “陛下圣命,大炎此时不宜再战……”

    “可……”

    “够了,马上退兵,如若不然按违抗军令论处!”

    闻言,几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愤愤离开。

    看着炎军的离去,城内朱厚德等人才回过神来狂喜。

    苏府内,苏予韵呆呆地看着池塘中游动鱼儿。

    她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但又完全没有印象。

    “韵儿,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身后传来安晴雪的声音,她正笑呵呵的朝着苏予韵走过去。

    “母亲,你怎么过来了?”

    看到安晴雪,苏予韵那颗焦虑的心才稍稍放下。

    “韵儿,你是不是还在为你和子渊的是苦恼?”

    “母亲,我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东西,我想不起来他是谁!”

    说着说着,苏予韵便开始抽泣起来。

    那天林子渊走后,他就一直在脑海中回想那个人到底是谁。

    但无论她怎么努力,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