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皎皎纤云化黑甲,猎猎北风传杀意。

    白雪早已将地面覆盖,上一秒还是万里晴空而今却风云突变。

    黑云压在玉门城上空,此时两边的形势早已剑拔弩张。

    这几日朱厚德不断安排人试探着外出,但无论星夜只要出玉门城他们的人立马就会被擒杀。

    此刻城中的粮食仅仅只能够他们半月所需,而城内也已是人心惶惶。

    “将军依我看实在不行就跟他们拼了吧!”

    偏将紧握剑柄,恶狠狠的说道。

    “拼?我们拿什么去拼,你以为景王跟李严那家伙一样吗?”

    “唉!这不行,那不行!难不成我们真还要被困死在这儿!”

    “急什么?依照景王这出兵的速度,想必是并未得到炎朝皇帝的支持,死守玉门城我们就还有机会!”

    朱厚德根据景王出兵速度就已经推断出他是私自行动,他相信大炎朝廷此刻一定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

    依照他们对炎朝的了解,景王如此作为必定会被大炎百官所弹劾。

    果不其然,此刻已有一名信使携带圣旨朝平天关赶来。

    来人刚进入平天关就朝着统帅府赶去,他丝毫不敢耽误炎帝旨意。

    “陛下圣旨到!请景王爷前来接旨!”

    刚下马信使就高举圣旨,两边守卫都皱起眉头。

    “两位兄弟,还请你们将景王爷请过来!”

    见两人没有反应,信使笑嘻嘻的说道。

    “王爷如今不在帅府,他已有好些时日没有回来了!”

    “哦!那景王爷如今在何处?”

    “王爷现今应在边境,只怕是不太好巡回啊!”

    这些人都是跟景王混了很久的人,他们自然也猜到这圣旨多半是来谴责景王的。

    “哦?那两位可否将我带到景王爷那儿!”

    “诶!您长途奔波,何不在府上稍作休息?”

    “职责所在,还请您二位多多担待!”

    “要不您在这儿多待两日,我等派人前去禀报王爷?”

    “不可!我怎可耽误陛下旨意,还请二位带我一同前去!”

    见信使坚持,两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玉门城外,一处营帐内景王等人正在议论着什么。

    “大将军,按照此情形走下去,不出三十日我等便可收复玉门城!”

    “玉门城四通八达,此时你等切不可轻敌大意,以免再被偷袭!”

    “是!”

    ……

    “大将军,京中有信使带圣旨前来!”

    一守卫走入账内,向景王抱拳说道。

    景王无奈摇摇头,他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走吧,一去出去看看!”

    见到景王出来,信使立即展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约:景王私自出兵,有违朕意,特令景王立即归京,北境统帅另有他人代之!”

    “臣林翰海接旨!”

    景王躬身接过圣旨,但并未有其他动作。

    “景王爷,您看我们何时归京?”

    “归京?玉门城还无取回,归京作甚?”

    “景王爷,这可是陛下的旨意!”

    “我自然知晓,你不必再次多言!”

    信使闻言大惊,他实在没想到景王竟然这样强势。

    “既如此,那小的便先行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