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林子渊答应自己的要求,苏予韵露出满意的笑容。

    “傻子,你哭什么?我死之后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或许我真不是你命定的那个人……”

    一想到前世的曦月公主和林子渊,她就觉得这些时日的幸福不过是自己偷来的罢了。

    “什么命定我不信,我只知道这辈子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有我在那我就不允许你出事!”

    说完,林子渊直接吻上苏予韵苍白的嘴唇。

    眼角最后两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苏予韵带着无限幸福和满足再次晕了过去。

    我思君,生死同;君怜我,死无悔!

    感受到苏予韵微弱的呼吸声,林子渊睁开眼睛。

    看着再次晕过去的苏予韵,林子渊心中莫名一疼。

    将被子重新盖好,又加了些柴火后,林子渊这才匆忙离去。

    春燕不带喜,孤雁却传悲。

    此时北境的消息也已经传回玉京城,炎帝看完后直接将信撕成粉碎。

    “混账!混账!简直是奇耻大辱!”

    “陛下息怒!”

    百官见炎帝如此愤怒,连忙拱手相劝。

    “息怒?你们让朕怎么息怒?关平城刚出事不久,如今玉门城也丢了!”

    众人闻言皆瞪大了双眼,实在想不到玉门城会丢。

    “陛下,北境十余万大军,为何会丢了这玉门城!”

    因为自家孩子还在北境的缘故,李霖第一个就站了出来。

    “你还有脸问朕?还不都是你那个废物儿子……”

    “陛下,这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这又关严儿何事!”

    “哼哼!莫不是你以为朕那些探子都是废物吗?”

    “陛下!望您看在老臣的面上,对臣的孩儿从轻发落吧!”

    李霖闻言急忙跪在地上,朝着炎帝倒头就磕。

    “朕也想,可惜已经晚了,李严已被景王斩首,朕想放过他也没机会!”

    “什……什么……”

    李霖听到李严被斩首的消息气血上涌,一个激动直接晕了过去。

    “陛下,景王私自斩杀您派出的人,理当问罪啊!”

    “是啊陛下,景王这是已经越矩了!”

    ……

    一众和景王不和的人急忙站出来弹劾景王,他们等这个机会实在是太久了。

    “你们都是心中都是如此想的吗?”

    “回陛下,臣等不敢欺瞒!”

    既然花豆说出去了,那他们自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其实炎帝并没有告诉他们景王私自调兵包围玉门城的消息,但炎帝自己内心也十分不满。

    “好!既如此,朕便下旨掉景王归京!”

    “陛下圣明!”

    苏府,林子渊手握已经提纯完毕的青霉素,双手禁不住颤抖起来。

    他握着药就直奔苏予韵房门,仅仅只有数十米的距离却好像用尽了他的一生。

    “渊儿,你确定这药可以医好韵儿吗?”

    “母亲,如今也只能司马当做活马医,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吧,如实韵儿命中该有此劫,那你们的婚约……”

    “母亲,今生不论如何我只有韵儿一个妻子,您就不用再说了!”

    还没等安晴雪说完,林子渊便出口打断了她的话。

    拿出早已命人准备好的简易针筒,林子渊亲自将药物注入苏予韵体内。

    待到药物全都注入苏予韵体内,林子渊身子一晃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