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雪依旧下着,路面上都已经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

    此时的北境,景王已经重新召集五万兵马,他下定决心要让玄月国那些人付出代价。

    “大将军,我们如此出兵是不是要先向陛下汇报?”

    “不必!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待到得胜我自会亲自向皇兄请罪!”

    “可是……大将军,您这般必会被朝中那些官员诟病啊!”

    “老子难道还会怕了他们?大不了卸甲回家去!”

    副将见景王如此决绝,他也不再多劝。

    玉门城下,景王亲自带着五万兵马叫阵。

    白马啸长风,红旗冻霜天。

    “呵呵~想必您就是景王了吧?”

    “少废话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自己滚出玉门城,要么我自己杀进去!”

    “景王,这大冷天的怎么火气还这么大,大炎与玄月两国犯不着为了这小小玉门城再大动干戈吧?”

    “这么说,你是不肯离开咯?”

    “离开?我们才刚到还没好好休息,景王你们大炎这待客之道不怎么样啊?”

    “很好!老子今天就让你好好待在里面!”

    一阵骚动之后,大炎军队开始沿着玉门城分散开来。

    朱厚德看着炎军的动向,心中暗感不妙。

    “将军,难道这景王并非想要攻城?”

    “不错,我想他应该是想将我们围在这玉门城中,如今大雪已至援军怕是进不来!”

    “将军,这城中粮食已所剩无几,我等是否要另谋出路?”

    “出路?你以为那景王真的会放过我们吗?如今唯有死守才有唯一生机!”

    若是景王此时直接攻城,那他自己认为不会落入下风。

    可是如今景王竟下令封锁玉门城,这摆明了是想要困死他们。

    “大将军,我们已经按您的吩咐将这玉门城围得水泄不通!”

    “很好!盯死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粮食还够不够撑过这个冬天!”

    其实在来之前景王便已经安排好,玄月国的人既是奇袭,那他们所带的粮食必然不多。

    如今景王需要做的仅仅是将他们围困在里面,等到他们没有粮草自会受不了。

    玉京城中,林子渊焦急的坐在苏予韵床边。

    这天里苏予韵的病情越来越重,额头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她也现在每天清醒的时间已经很少,而林子渊则一直为她更换毛巾。

    “你……你怎么还在这儿……”

    苏予韵有气无力的说道,她此时都已经有些难以睁开眼睛。

    “你……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我……我恐怕是难以熬过这个冬天……”

    “胡说!有我在你怎么会有事!你不要在说这些胡话……”

    听到苏予韵的话,林子渊好像发了狂一般仅仅抱着苏予韵。

    “子渊,你好好听我说好吗?”

    “好!好!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

    “能够遇见你,我用尽了两辈子的幸运,我不敢奢求能够再与你共度余生,但……”

    “瞎说什么,都说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把药做出来!”

    听到苏予韵绝望的语气,林子渊又一次控制不住激动起来。

    咳咳!

    “子渊,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完……”

    苏予韵无力的咳嗽声瞬间将林子渊拉回现实,他再次将耳朵贴到苏予韵嘴边。

    “子渊,若是我活不下去了,记得千万不要相信林裕景……”

    “好!好……我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