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殿之内,大炎朝满朝文武齐聚于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陛下!”

    “如今玉京城外霍乱,不知尔等可有何计策?”

    沉默了很久依旧没人站出来,苏玉恒也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故此他也没有急着站出来。

    “陛下,臣以为应调动玉京城外兵将,将他们圈禁起来,若是染病者七日后未见好转则……”

    “陛下,臣以为孔尚书所言不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陛下,臣以为不妥啊。若是杀掉这些难民,天下百姓该如何看待我大炎!”

    陈时道见刘于钦赞同孙礼的话,他急忙站出来反对。

    “陈时道,若不如此,莫不是你想全玉京城都染上此病?”

    ……

    “都别吵了,苏卿你怎么看?”

    见这些人争吵不休,炎帝急忙询问苏玉恒的意见。

    “陛下,臣府中有一能人可医治此病,不过尚且需要些时日……”

    一石激起千层浪,苏玉恒的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苏卿,此言当真,伤寒之症竟还有人可医治!”

    “千真万确,那人还献了些计策托臣交于陛下。”

    “是何计策?”

    随后,苏玉恒便将林子渊告诉他的话转告炎帝。

    等他说完,满朝百官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苏相,你府上那人献的这些计策又是何理,看起来好似百无一用啊!”

    “是啊苏相,你莫不是被人给欺骗了吧?”

    “苏相,你莫不是老糊涂了,这种话你也信?”

    ……

    “苏卿,你这……”

    “陛下,此人臣信得过,且臣愿替他担保!”

    “你担保?苏相,你拿什么担保?”

    “就是,苏相莫不是要拿你的官位来担保吗?”

    ……

    诸如此类的言论不断,苏玉恒眉头微皱,他知道他们这是在逼他放弃丞相之位。

    “呵呵!尔等不思为民着想,整日醉心于尔虞我诈,我用这相位担保又如何!”

    “好了,都别吵了!”

    见到百官又吵了起来,炎帝只得再次站出来控制场面。

    “陛下息怒!”

    众人看到炎帝发火,赶紧停止争吵。

    草白霜气空,沙黄月色死。

    北境,平天关外。

    “将军,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行事?”

    “我等虽手握大炎布防图,但景王善战,从他那儿下手怕是会陷入苦战!”

    “将军!您是说……”

    “不错,炎帝新派一人来与景王夺权,那人只会纸上谈兵,我等此次便从他那儿突破!”

    三万大军就这样悄悄朝着李严防守的玉门城赶去。

    玉门城外,李严正坐在大营中烤着火。

    “呵呵,这景王真是多事儿,这大冷天只有鬼才会出来,人早已懒得动弹!”

    “李将军说的是,正是如此陛下才会命你过来熟悉北境啊!”

    “哈哈哈,还是你小子会说话,过几年等我当上北境统帅,那你将是我的左膀右臂!”

    “多谢李将军,末将为您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玉门城外五里的空山,一队人埋伏在雪地上。

    “将军,前面不远就是玉门城,玉门城外就是李严带领的守军了!”

    “好!你带五千人从左边绕过去,你带五千人从右边绕过去,听到你们的喊杀声我再带着剩下的人冲出去围杀他们!”

    朱厚德看着不远处的军营,对着身边的两个副将吩咐道。

    “遵命将军!”

    随后,他们借着大雪的掩护开始缓慢靠近李严他们的军帐。

    李严这边的边军因为大雪的缘故,他们此时都在营帐内取暖。

    此时岗哨上唯有五六人站着,口中不断埋怨这天气。

    “tNNd,这鬼天气,我等还要在这儿守着,真是太倒霉了!”

    “诶!再忍忍就该换岗了,若是在景王爷那儿,我们还得整日出来早练!”

    “也是,这样想想在这儿倒也是不错!,至少不用每日披着那冷冰冰的甲猥!”

    “就是,这大冷天的哪里会有人来偷袭我们?”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