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府中,苏予韵此时正急促的向苏玉恒告知伤寒之事。

    听完,苏玉恒皱起眉头,眼神复杂。

    “韵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父亲,这是今日玉京城中一对夫妇告知女儿的,且他们都已经被女儿安排在一处偏宅中!”

    “嗯,你做的很好,我得尽快将此事汇报给陛下,否则难民入城必将大乱。”

    “父亲,陛下会如何处理这些难民?”

    苏予韵突然正色道,其实她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测。

    “唉!这恐怕……”

    “父亲,您就直说吧!”

    “唉,只怕陛下会将他们稳下来,若是他们真的不能自愈,那便只能坑杀了他们……”

    “父亲,这!”

    苏予韵惊得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这次感染伤寒的人可不少,加上他们一路走来只怕人数会更多。

    这些天下来,苏予韵猜测至少也有上万人感染了。

    “韵儿,此事你便不用多管了,自有陛下做决定!”

    其实他们都知道,若是不杀掉那些感染者,恐怕只会有更多人感染。

    皇宫中,炎帝正在批阅奏折,突然被太监的通报声打断。

    尽管不悦,听到是苏玉恒来找他,炎帝也不免好奇。

    “苏卿,今日你来此找朕,所为何事?”

    “陛下,大事不妙啊!”

    “哦?何事竟会令你这个相国如此惊慌?”

    “陛下,如今正有无数难民朝着玉京城赶来,且……”

    “且什么且?有话直说,大可不必如此!”

    “唉!陛下,那些难民皆身染伤寒,怕是……”

    “什么!你这消息可是真的?”

    “陛下,此事千真万确啊!如今有一感染伤寒的幼子正待在臣宅院中修养!”

    “此病脉阴阳俱虚,热不知者,死!苏卿,你可知晓如今可有多少人感染此疾?”

    “陛下,如今只怕是已有上万百姓感染了啊!”

    “什么!上万,这……”

    炎帝被惊得瞪大双眼,若是只有数百人,那他杀起来没有一点儿压力。

    但如今可是有上万百姓感染,若是全都杀了,只怕其他几个王朝便有理由向他出兵了。

    “苏卿,朕稍后会下令封锁城门,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对策!”

    “是陛下!”

    苏玉恒走后,炎帝一阵失神,若是到了最后时刻,即便会被天下人诟病,他还是会杀了那些感染伤寒的人。

    一日后,玉京城外。

    “开门!为何关着城门,这样我们还如何进城求医,你们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没错,朝廷莫不是弃我们不顾了吗?”

    “没错!开门,快开门!我们要进去!”

    城门外叫喊声、哭泣声、争吵声不绝于耳。

    甚至后来有的百姓已经开始撞门,在生死面前一切律法都显得无力不已。

    咻~

    一支箭矢从城楼上射落,众人看到箭矢都愣了一下。

    “陛下命我等在此守城,若是还有人敢靠近城门!格杀勿论……”

    城头上一偏将厉声喝道,在皇命面前这些百姓的性命贱如蝼蚁。

    如此一番过后,城外的百姓也都暂时安静下来。

    毕竟现在还没到必死的时候,没人愿意做出头鸟。

    苏府中,苏予韵正一人独坐在池塘边上。

    “怎么!你今日又有什么心事,为何这般闷闷不乐的?”

    “你来了!”

    “这不是几日不见你,想你了吗!”

    “少贫嘴,烦着呢!”

    “哦?因何事烦恼,要不说出来我替你想想办法?”

    “你?我承认你很聪明,不过在这件事上只怕是你也不行……”

    “苏予韵,你怎么能说自己男人不行呢?你看我什么时候不行过?”

    “呵呵~那我问你,你精通医术吗?”

    “医术?嘿!巧了这个我也略知一二!”

    “你?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