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本应是寂静的,但此时的玉京城却并不是如此。

    本来只是数十人追击林子渊,但从蒙面人出手后城中巡防士兵都已经出动。

    一处街道上,炎朝士兵正挨家挨户的进门搜捕蒙面人。

    “开门!开门!”

    几名巡防士兵来到醉梦楼前砸门,刚刚那个蒙面人就是在这儿附近消失的。

    “来了来了~”

    老妈子从梦中惊醒,听到门口士兵的叫喊声吓得她赶紧出来开门。

    “哦哟~各位军爷这是干什么,大晚上的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少啰嗦,刚刚有没有人跑到你这儿来?”

    “人?军爷说的是什么人?”

    “一个蒙面刺客,他可是杀了我们好几个弟兄,若是你敢私藏,什么下场你清楚!”

    “哎哟,军爷您可别冤枉老婆子我啊!我们小本生意,哪里敢做这些勾当?”

    “那就让开,让我们进去搜一下!”

    “军爷!我这儿都是姑娘,您看是不是不大方便?”

    “一边儿去!”

    士兵不再理会老妈子,一把将她推到一旁。

    半炷香后,几人最终搜到了云月遥门口。

    “里面的人快点把门打开,否则我们便要把门撞开了!”

    等了好一会儿,里面还是没有人开门。

    正当几人想要把门撞开时,只听嘎吱一声,房门终于被打开。

    里面走出一少女,少女身上只是简单地穿着一身外衣,脑后长发凌乱地披散着。

    少女出现的一瞬间,几名士兵都咽了咽口水。

    但他们还是反应过来自己是来抓捕蒙面人的,而且这等美人又哪里是他们能够享受的。

    “你刚刚在干嘛,为何迟迟不开门?”

    “军爷,奴家睡眠时不喜穿衣,故而有所怠慢~”

    云月遥娇滴滴的声音极具魅惑,士兵们听的云里雾里也不疑有他。

    因此他们只是简单的查看了一番云月遥的房间后便离开,甚至都没有发现一丝不对。

    等到士兵们都离开后,云月遥这才返回房中将被褥下的夜行服收好。

    痴情莫分男与女,一坠情河因果深。

    这一夜玉京城被林子渊和云月遥两人弄得人心惶惶,不过林子渊此时睡得可是老香了。

    昨晚林子渊和苏予韵一直聊到寅时,后面两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的。

    清晨,见苏予韵迟迟还未出来用早膳,安晴雪打算亲自前给她送过去。

    来到房门,她并未敲门而是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将餐食放到桌上,安晴雪走到苏予韵床边掀开帘子。

    下一秒她眼睛瞪的老大,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只见此时的苏予韵和林子渊一同睡在同一张床上,苏予韵还紧抱着林子渊的胳膊。

    “韵儿!韵儿!”

    “娘!大清早的你这是干嘛?”

    “你自己看看你在做什么!若是被外人知晓你名声可就毁了!”

    苏予韵不情愿的睁开双眼,这才看到自己竟抱着林子渊的胳膊。

    她顿时羞红了脸,急忙扯过林子渊身上的被褥将自己的头埋了进去。

    林子渊这时也悠悠醒来,刚睁开眼就看到呆愣在原地的安晴雪。

    “母……母亲!您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