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清风乱卷千万枝,寒光四散染赤血。

    月色下少年在苦苦支撑着,他面前的人不断将他压退。

    尽管已是满身伤痕,但面具下少年那张脸依旧是笑嘻嘻的。

    “喂!你们北纤人是不是不行啊?小爷我陪你们玩儿的都累了,实在不行让小爷回去吃个饭休息会儿?”

    殊不知,此时他已经被数把弓箭同时瞄准。

    “放!”

    咻咻咻~数支羽箭朝着郭安策飞来,此时他也察觉到了那些飞来的箭矢,身子呆愣在原地。

    “小子,去死吧!”

    就在他愣神之际,又一把长剑朝他刺来。

    踏~踏踏~

    咻~

    千钧一发之际,林子渊甩出手中之剑,长剑飞出刺入那人胸口。

    眼看着剩下的箭矢就要射中郭安策,林子渊双脚一蹬从马背上飞出。

    熟练的拔出自己的长剑,反手就是一扫,将郭安策护在自己身后。

    叮叮叮~

    长剑成功将箭矢挡住,这一画面惊呆了众人。

    林子渊执剑直指谢青峰,两人四目相对。

    不过谢青峰只在面具下看到了一双刺人心神的寒眸,即使是他也很少见到这样寒光四射的眸子。

    此时的林子渊握着滴血的剑,配上那个鬼脸面具,在北纤人眼中他就像是来到人间收割性命的地狱使者。

    “小子,你是何人,想必这次行动就是你带的头吧?”

    “呵呵!我?我当然是陛下的人,很抱歉应该给你留点吃的,现在这样都是我考虑不周!”

    “混账!你根本就不是紫云国的人,否则你这身手我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你!”

    此时的他捏紧自己出血的臂膀,他根本不相信紫云国有这一号年轻的高手。

    “哦?那从今天起你就认识我了,我是紫云鬼炎军首领,陛下钦封骠骑大将军!”

    “鬼炎军!这么说这次指挥埋伏我们的人也是你?”

    “哟!你终于会动脑子了,我还以为你没有呢!”

    “混账!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有来无回!”

    “老哥别生气啊,快点去止止血,否则待会儿我还没死你就先死了!”

    “弓箭手!弓箭手!”

    此时一行人已经将林子渊两人围住,但郭安策却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你们几个臭番薯烂鸟蛋还是快点跑吧!我老大这个人脾气不好,免得待会儿他一个不高兴就把你们全杀了!”

    但此时没人肯听他的话,完全当做是耳旁风般。

    下一秒,林子渊手指贴住嘴唇深吸一口气。

    哗哗~

    哨声响起,一匹骏马朝着林子渊奔来,战马闯入人群中硬生生将他们的包围撕开一道口子。

    马儿在林子渊身前跃起两只前掌,嘶鸣一声。

    林子渊将郭安策提起,一把将他甩到马背上。

    北纤士兵见状又重新围了上来,林子渊躬下身子手指从剑身划过。

    划到剑尖时,只见他后脚发力一下窜了出去。

    那些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腰间就已经多出一道整齐的剑痕,而林子渊自己也吐出一口鲜血。

    来不及抹去嘴角血迹,他又跃到一人身前提起他的衣领跳上马背。

    “哇!老大你没事抓个小喽啰干什么,不会是家里缺个扫地的,所以你就想抓个免费的回去用吧?”

    林子渊没有理会郭安策,双腿夹紧马腹,骏马又重新飞奔起来。

    看着林子渊轻易冲出包围,谢青峰心中更是惊诧,他实在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强。

    现在他不能放过这小子,必须搞死林子渊他才能安心。

    “听我号令!放箭!”

    一声令下,数十只羽箭破空而出。

    林子渊抓紧那名士兵衣领,猛地一跃站到马背上。

    眼看着箭矢越来越近,林子渊右手使出全力将那名士兵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