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炎风吹烈日,草动暗影随。

    洛知南回到自己住处,想了很久,还是打算写信请求林子渊帮助。

    他知道这一次若是林子渊真的来协助紫云国的话,那么他们天目阁将会有暴露的风险。

    但现在若是紫云国战败,那么剩下的大炎和玄月怕是都会来紫云国分一杯羹。

    到时候紫云国将会被三国分食,他们以紫云为起点的计划也将胎死腹中。

    权衡利弊,他也只能请求林子渊的意见,如今只有作为首脑的他才能做这个决定。

    大炎国中,由于大雨过后路面泥泞不堪。

    穿着罗裙的苏予韵行动不便,因此她尴尬的站着不知道该如何回去。

    林子渊站在亭外,看着不知所措的苏予韵,看到她身上的衣服也就明白了一切。

    他缓缓蹲下身子,将头扭到后边。

    “别看了,快上来吧,再不走天该黑了!”

    犹豫片刻,她还是羞涩的走了过去,贴在林子渊后背上。

    “我去!平时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重,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哼~你说谁呢?”

    苏予韵伸出一只手,揪住林子渊的耳朵用力一拧。

    “诶诶诶!错了!错了!我错了!”

    “那你说谁胖呢?”

    “我胖!我胖!别拧了!”

    苏予韵这才放开他的耳朵,大笑起来。

    但林子渊哪里是那种‘有仇不报’的人,这不是‘君子’作风。

    他双手用力将苏予韵颠起,然后又接住。

    直到经历过几次后,苏予韵才紧紧抱住他的脖颈。

    过了很久,两人才‘重归于好’。

    “林子渊,我想问你件事!”

    “嗯,你说!”

    “在方寸寺的时候慧安大师说你命中满是杀劫,将来不管你去做什么,带我一起好吗?”

    “不行!我不能带着你一起冒险,否则若是你出了事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但要是你出了事,我不在你身边,我一样会痛苦一辈子的,到时候我自是不愿苟活!”

    “傻瓜!若是以后我不在了,你可以再找一个关心你的人,何必将心放在我身上?”

    “不!此生我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若那个人不是你,那我留在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你更应该在家等我回来了,有你在,我自然舍不得死啊!”

    “那我们说好了,将来你要是出了事,我也不会苟活,你可别轻易死了!”

    “好,为了你,我也不会死的……”

    渐渐地,苏予韵趴在林子渊身上,沉沉睡去。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傻瓜,这辈子遇见能够你我很幸运!”

    感受着身后之人均匀的呼吸声,林子渊悠悠开口。

    紫云国,此时的军士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着紫云帝训话之后便要出发援助安泽城。

    “今日诸位守卫家国,明日归来朕并将论功行赏!北纤国欺我太甚,这口恶气如今就靠将士们出了,愿尔等凯旋归来!”

    “杀!杀!杀!”

    紫云国三万大军浩浩荡荡朝着安泽城赶去,他们现在只有守卫国土这一个念头。

    紫云帝让他们都能通过自己的劳动吃上了一口饭,如今北纤国要来打破这种局面,这是所有紫云国人所不能接受的。

    大军从锦阳城出发,而队伍后面有一匹马脱离队伍后竟朝着大炎朝方向赶去。

    过了几日,大炎和玄月国也都收到了紫云国被北纤国攻打的消息。

    炎帝坐在上座,听着探子的汇报,脸上兴奋无比。

    “你是说如今紫云国正面对北纤国的攻打,且北纤国这次胃口不小?”

    “回陛下,正是如此,北纤国这次狮子大开口,而紫云国那边也没有答应!”

    “好!好!好!”

    炎帝连连说了三声好,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下去接着打探,等到紫云国战败立马回来汇报!”

    “是陛下!卑职必不有辱使命!”

    在炎帝看来,等到紫云国战败,那他就可以以出兵援助紫云国为由抢占紫云国城池。

    这样做不仅师出有名,而且还能扩充大炎疆土。

    另一边,玄月国中玄月帝也是十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