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搞定老丈人的林子渊此时浑身轻松,心中灿烂的宛若四月盛开的花。

    “子渊,跟我来吧,剩下的事就由你自己与韵儿商量了!”

    “父亲,不用担心,予韵那儿我自会处理好!”

    “如此便好,韵儿也不是那便无理取闹的女子,好好跟她聊聊,她自会支持你的!”

    对于苏予韵,他自认为是了解她的,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

    林子渊跟着苏玉恒在苏府中穿梭,府中下人皆惊奇不已。

    “老爷,前几日你不是还说要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吗?怎么今日说着说着就和这小子混一块儿去了?”

    苏玉恒一脸尴尬,没想到自家夫人会揭自己老底。

    安晴雪自然知道,苏玉恒愿意和林子渊一起,那就说明那些流言自然是不可信的。

    不过对于林子渊和那个花魁应该也不会简单,因此她还是打算戏弄林子渊一番。

    “夫人莫要胡闹~子渊胸中自有乾坤,你就不用操心那些事了!”

    “对对对!父亲大人说的是,我以后一定不会辜负韵儿的!”

    “父亲大人?”

    安晴雪不解,难道这个死老头这么轻易就让这个臭小子改口了?

    “夫人,子渊将来注定不凡,你我今后就不必再为子女之事操劳,凡事还是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吧!”

    “也罢!不过你这个臭小子再敢胡闹,休要怪我饶不了你!”

    “母亲大人放心,小子必然不会胡来!”

    说完,夫妇二人亲自带着林子渊前往苏予韵住处。

    还是那个熟悉的小亭子,那道倩影依旧还是独自在那儿想着什么。

    将林子渊带到后,这次苏相夫妇并未留下。

    进到院内,亭中佳人听到脚步声也回过头来。

    见到是林子渊,心中那一份担忧也荡然无存。

    遂即展颜一笑,眸含春意。

    微风浮动三千丝,飞舞的发梢每一根都在述说着多日以来的思念之情。

    看着她甜美的一笑,林子渊不自觉有些看痴了。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其实这才是林子渊想要的生活,佳人在侧,岁月静好。

    但女人的脸总是比翻书还快,使人猝不及防。

    “哼哼你倒是挺会享受啊,竟然在那个什么醉梦楼里待了近一个月!”

    其实她是知道这只是林子渊掩人耳目的借口罢了,但一想到他与云月瑶的传言她还是不高兴。

    林子渊看着眼前姑娘这小家子气的模样,心中也不由得轻笑。

    “别闹了,别人不知道我去哪儿了,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只知道你一直和那个女人待在一块儿,难道我还能知道别的什么吗?”

    林子渊走到她身前,俯身将头贴在她耳边,缓缓开口。

    “你说呢?夫人!”

    苏予韵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感受到耳边有阵阵热风吹过,至于他说的什么,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苏予韵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他。

    “你……你想干嘛?我们可是还未成婚的!”

    “哈哈哈!看把你急的,我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苏予韵通红的脸颊香腮微鼓,重新走到林子渊身前。

    趁着林子渊还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左脚就朝着林子渊脚上踩去。

    林子渊感受到危机,下意识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