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青山幽幽水潺潺,炊烟袅袅人开怀。

    处理完这一切,林子渊终于能够安心返回玉京城。

    但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将要面对什么,心情依旧是一片舒畅。

    “老大,你说下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玩啊?”

    “你小子着什么急,想必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离开炎朝了,到时候天下哪里是我们去不得的?”

    “嗯,到时候我一定好好跟老大学学骗术,老大你行骗实在是太厉害了!”

    “哦?你想学?”

    “对,对!老大你现在要教我吗?”

    “呵呵!要是你以后再跟我提起这些事,我一定好好教教你!”

    郭安策吓得浑身一哆嗦,闭口不再言语。

    待到两人回到玉京城,此时已经是深夜。

    醉梦楼外,两人蹲在某个角落紧盯着这儿。

    “你说那个景王世子这么久还不出来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有可能,不过若是跟那个女人待在一起也可以理解!”

    “那你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盯着就好,到时候如实向陛下汇报,陛下自会有决断!”

    他们不知道,此时的林子渊已经熟练的返回到了玉京城中。

    房顶瓦片突然被掀开,云月遥正想起身拿剑。

    见到是林子渊,她才又重新淡定躺下。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呵呵~你说呢?我这当然是为了等你回来啊!”

    “别闹,这些天可有人来此寻我?”

    “有,而且还不止一个!”

    “谁?”

    “景王妃还有你那个未婚妻苏小姐!”

    “什么?我娘和予韵都来了?”

    听到林子渊这么亲切的称呼苏予韵,云月遥突然感觉心中有点不舒服。

    “哟~你前些时日不是还为了这事苦恼吗?怎么现在就叫的这么亲切了?”

    林子渊眼神迷离,面露追忆之色。

    “那时我还不知道与我成婚的对象是她,如今知道了!”

    “你们之间很亲密吗?为什么现在你这么开心?”

    “嗯,我和她一起经历过生死,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自是不必多说!”

    云月遥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也不再多说什么。

    “喂,今日在借你房间睡一晚,明日我自会离开。”

    “呵呵~我这儿就一张床,难不成你想与我同床共枕?”

    “这倒不必,我随便睡在地上就好了。”

    前世他什么地方没睡过,如今不过是睡地板罢了。

    林子渊说完,可能是由于这些天太过劳累的缘故,倒头就睡了过去。

    等了半炷香的功夫,云月遥耳边开始响起林子渊均匀的呼吸声。

    她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林子渊身前。

    看着他睡得十分沉的模样,她轻轻将自己的被子盖在他身上。

    看着他的脸,久久挪不开眼神,渐渐地她鬼使神差的吻了一下林子渊的额头。

    知道林子渊感到有点痒翻过身去,她这才将手捂住自己的脸蛋。

    此时云月遥的脸颊已然红透,可惜无人知晓。

    回到床上,她躺下身看着林子渊的方向。

    “真是奇怪,堂堂一个景王世子竟然愿意睡在地上!”

    她满脸笑意,对此感到惊奇不已。

    此时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姑娘,多么渴望时间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这样她就能够一直独自占有他,这样她就不必每日都过着身不由己的生活。

    月光照在二人身上,一切都显得这般温馨,这般美好。

    绿玉枝头一粟黄,碧纱帐里梦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