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夕阳斜挂天边,红霞烟气漫天。

    关平城中,漠北骑兵已然尽数退去,留下被烧得残破不堪的关平城。

    霞光照在那校尉的断臂上,显得格外凄凉,他身后的关平城还在升起阵阵黑烟,一切都来得如此突兀。

    踏踏~踏踏~

    平天关的援军终于赶到,可是看着城中滚滚黑烟,将领就已经知晓恐怕他们已经来晚了。

    进入关平城中,房屋也已经因为大火而倒塌,一切都已经不复当初模样。

    百姓的尸体到处都是,牲畜也全都不知所踪,多数是被漠北骑兵掠去了。

    来到城门口,那里赫然站着一个独臂之人。

    援军想上前询问具体状况,走到近前他们才发现此人早已死去。

    他身上的铠甲被劈的四分五裂,胸口还插着几只箭羽。

    “张将军!”

    来将认出这人,看着自己曾经的老上司如今竟变成了这副模样,他愤怒至极。

    但他也只能收拾好这里的一切,然后回去汇报景王。

    白雪送英魂,壮士死归乡……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玉京城中的人们还在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新年。

    他们全然不知边境的惨况,城中锣鼓喧天,礼炮齐鸣。

    一匹战马急速闯进玉京城,守卫并未阻拦,因为这是来自边境的八百里加急战报。

    此时的炎帝还在和众臣谈论着来年的设想,全然不知即将发生的事。

    “报!边关急报!”

    炎帝面露不满,“宣!”

    “启禀陛下,平天关八百里急报!”

    使者将信举过头顶,单膝跪在大殿上。

    赵安接过炎帝的眼神,下去将信封取了上来。

    炎帝拿过拆开认真打量着上面的每个字,脸上逐渐狰狞起来。

    “混账!混账东西!那么多人竟然守不住一个关平城!他们都是一群废物吗!”

    炎帝愤怒的站起身,将信狠狠扔到台下。

    在场的朝臣竟无一人敢出声,都选择将头低下。

    苏玉恒走出队伍,捡起地上密信认真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他心中一惊,关平城竟被漠北人屠城了。

    众臣看苏玉恒捡起信件,纷纷围了上去,看完之后也都大为震惊。

    “你们说说,朕要他们何用!这点事都做不好,区区漠北骑兵都留不住,其他三国若是知晓,岂不笑话我大炎!”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传开啊!”

    “微臣附议!”

    一人开口,其他人也都像找到主心骨般,纷纷附和。

    他们全都知晓,如今炎朝民生并不好,若是百姓得知他们艰苦供养的军队居然防不住漠北人,民心定会生变。

    “废话,朕难道还不知晓吗!但悠悠众口总会有真相曝光那天,问题是现在如何解决此事!”

    “陛下,臣以为应先找个人来承担此事的主要责任,唯有如此方能堵住悠悠众口!”

    兵部尚书陈时道出声,他早就想打压北军了,只是从未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臣以为陈大人说得有理,此事必须有人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