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十二月,大炎城中,初雪降临。

    皇宫中,炎帝站在高楼上,独自眺望远方。

    看着这秀丽的江山,他愈发感到力不从心,对炎朝的未来也愈发迷茫。

    “赵安,你说朕是不是真的老了?”

    一旁太监恭敬的站在他身后,听到炎帝的话,他浑身一颤。

    “陛下圣颜,奴婢以为陛下将来还要护我大炎永安呢!”

    “哈哈哈~你啊!只是朕真的还能护我大炎吗?”

    炎帝想了很多种将来可能发生的事,但他始终认为将来大炎必将生乱。

    “赵安,你说景王将来还会像现在这般辅佐朕的儿子吗?”

    “陛下,奴婢以为景王将来也必然是我大炎的栋梁!”

    “呵呵~栋梁吗?只恐将来我那些儿子怕是压不住他啊!”

    其实就是现在的他都不一定能够压得住景王,若是景王真的谋反,那么恐怕三军之中六成以上都会听从他的调令。

    若是找得到机会,那么炎帝恨不得现在就废了景王。

    景王府中,林子渊同样看着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场雪。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他伸出手,接住纷飞而下的雪花,心中无限感慨。

    白雪一遇到一丝温暖便会消散,它始终都只能冷冷清清的,只能享受片刻的温暖。

    他不知道炎帝什么时候会对他们下手,不过依照以前那个林子渊的猜测,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因此他必须尽快提升他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守护住那些他所珍视的人。

    醉梦楼中

    云月遥同样看着这场雪,眼中满是哀伤。

    她来到炎朝也已经快有一年了,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林子渊,若不是他,那自己心中就不会这么犹豫不决的吧!

    前几日,她们这边给玄月国传回了一个消息,她们找到了分离炎朝君臣关系的办法。

    后来她才知晓,这件事可能会影响到景王的安危。

    即便她想告知林子渊,但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她始终还记得,她是一个来自玄月国的间谍。

    北方,漠北深处行走着一队人马,他们带着一封来自玄月国高层的信前去寻找漠北的王庭。

    终于,在漠北深处寻找了大半天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的目标。

    “你好,我们是玄月国的使者,奉命前来拜见你们王庭的首领!”

    守卫闻言,狐疑的盯了那人一眼,还是决定进去汇报给他们的王。

    “好的,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要进去请示首领!”

    “请便!”

    片刻之后,那人走出,笑盈盈的朝着玄月国的使者行礼。

    “尊贵的使者大人,我们首领邀请你们进去谈谈!”

    使者松下一口气,在守卫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欧!亲爱的玄月国使者你们好!”

    “尊敬的首领,我们奉我王之令前来给您送信!”

    那首领一喜,毕竟上回他们和玄月国合作可是足足赚了两年的粮食和生活用品。

    使者将信交给首领,王庭首领也迫不及待打开。

    看完之后他眉头一皱,因为这件事对于他们王庭来说太过冒险了。

    “尊敬的使者先生,你们要我们去偷袭炎朝的边城这样太过危险了,如果出现意外,那我们就彻底覆灭了!”

    玄月国使者早知他会这么说,淡定开口。

    “尊敬的首领,若是你按上面的要求去做,那我们带来的粮食就是你们的,事成之后我们还会再交给你们王庭所需一年的粮食!”

    首领眉头终于舒展开,其实对他来说危险并不算什么,他想要的不过是再多些利益罢了。

    对于他来说,得到玄月国的这批粮食,再加上去炎朝掠夺的东西,足够他们王庭发展成漠北一流的势力了。

    “成交亲爱的使者先生,时间一到我们便会出兵袭击炎朝边城!”

    使者告辞离去,毕竟这漠北的环境实在太恶劣。

    十二月二十八,炎朝的百姓蜷缩在家中抵御严寒。

    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正有一队漠北骑兵朝他们赶来。

    “驾~驾~驾~”

    马蹄踏在白雪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印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