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子渊放下手中酒壶,诧异的盯着她。

    “哦!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但你不好好打探炎朝情报,跑去探听我的事情干嘛?”

    云月遥傲娇道,“哼~我们消息灵通,这你管不着!”

    林子渊摇头苦笑,没想到这种事情她竟然也有时间去关心。

    “也不能说不满意吧,就是她已有心上人了,我这样不是毁了人家的一生吗?”

    按照大炎律法,一旦订婚无论男方是否安好,那女方都必须在约定时间嫁过去。

    林子渊还以为他能够拖到自己有能力对抗炎帝,没想到炎帝不仅给他指婚,甚至最近又给他定下了婚期。

    云月遥含情脉脉看着他,心中越发痛苦,没想到这人还能为一个女子的幸福考虑。

    “哦!莫不是她和五皇子之间那些事?”

    “我去,你怎么又知道了,你是不是真的闲得没事儿做啊?”

    云月遥莞尔一笑,“也许,你说得对!”

    这当然不像林子渊想的那样,这真的是云月遥苦心打听出来的。

    “唉,炎帝那老家伙乱点鸳鸯谱,搞得老子难受死了!”

    “呵呵~没准将来你还得感谢那个老家伙呢!”

    云月遥也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将来林子渊得知对象是苏予韵后确实高兴了好久。

    “感谢他?要不是实力不允许,看我不把他吊起来打!”

    少年就这么跟少女述说着自己的苦闷,而少女看似在安慰他,实则她心里也愈发空落落的。

    皇宫之中,五皇子提着一个玉壶来到炎帝后花园。

    “拜见父皇,父皇今日怎么有空来到这了?”

    看着满脸笑意的林裕景,炎帝也笑脸相迎。

    “今日想着来这花园之中赏赏花,你今日怎么有心过来看望朕啊!”

    “父皇,此乃紫云国佳酿,孩儿深知父皇好酒,特拿来与父皇品尝!”

    炎帝一喜,命太监取来两个酒杯。

    刚打开盖子,一股醇厚的酒气扑鼻而来。

    “好酒,好酒光闻着都远胜朕这些贡酒。”

    炎帝肚里酒虫被勾出,心中再也安耐不住一口饮下。

    浓酒入喉,香气更盛,令炎帝一度沉沦其中。

    “朕怎么没有听说紫云国还有这么好的酒?”

    “父皇,这是那紫云国中锦阳城新起的白玉楼特有的酒,孩儿得之便斗胆拿过来献与父皇了。”

    炎帝递给林裕景一杯酒,他接过一口饮尽。

    “哈哈哈~不错不错,就属你和朕最像了!”

    林裕景闻言一喜,他知道炎帝这番话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哪里,孩儿怎比得上父皇!”

    “嗯,朕前几日就给景王府下了一道令,命他们快点和苏玉恒那个女儿下定聘礼,此事你怎么看?”

    林裕景脸色阴沉了一刻,“父皇如此自有深意,孩儿不敢妄言!”

    看着这个越来越像自己的儿子,炎帝心中更加满意。

    若是林裕景恳求炎帝取消这桩婚事,那他便会对他失望至极,如今林裕景的回答使他十分满意。

    “好了,你无事便先退回去吧,朕也要处理政事了!”

    “是,父皇保重龙体,孩儿告退!”

    转过身,一股戾气出现在林裕景脸上,此时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登上那个位置了。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林子渊又多了一个和他一样对炎帝不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