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郭安策听完捂住脸不敢再看,只是又悄悄拉开了一些距离。

    “嫂嫂?你哪来的嫂嫂,谁告诉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子渊眉头不断跳动,今天若是不好好收拾一下改天这小子就要闹翻天了。

    “就是!天歌你小子休要胡说,害了人家姑娘清白可不好,更何况那还是公主殿下!”

    方天歌看着躲在队伍里的郭安策就要解释,哪料郭安策抢先一步反咬一口。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而且大家都是兄弟,偶尔插兄弟两刀更有益于巩固兄弟情义。

    林子渊饶有深意看着主动站出来担当正义使者的郭安策,其实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方天歌来回望着两位兄长,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见方天歌久久不语,林子渊喝道:“方天歌听令!”

    “在!”

    方天歌浑身一颤,像是小时候突然被父亲呵斥一般。

    “你带领一千重骑跟在后面垫后,记住你只能牵着马儿走,若是跟不上有你好看!”

    “诺!”

    方天歌哭着一张脸应下,另一边的郭安策则在捂着嘴偷笑。

    这当然也逃不过林子渊的眼睛,他向来是一碗水无论如何都要端平的。

    “郭安策!”

    “在……在!!!”

    郭安策被莫名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差点儿没有坠下马来。

    “你令一百轻骑在前面开路,一个时辰回来汇报一次情况!”

    “诺!”

    郭安策放心应下,他觉得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他还没高兴多久,林子渊又说道:“不许派斥候来报,必须是你本人亲力亲为!”

    “啊!老大这不好吧?”

    郭安策大急,这还怎么偷懒。

    “哦!我这人倒是很民主,若是你不愿就和天歌交换一下吧!”

    “不不不!前面危险怎能让老七涉险,这种事还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来吧!”

    郭安策赶紧否决,在前面还好,在后面连马儿都没有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既然如此,那便出发!”

    林子渊一声令下,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朝着目的地行去。

    正月二十九,一行人跋山涉水终于来到海口。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可看到眼前这个破旧的城门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再看看此城出入的百姓,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打满了补丁早就看不出原本的样式。

    这些人个个面黄肌瘦,一整个营养不良的模样。

    林子渊跳下战马,拉住一名老者就问:“敢问这位老丈,此地城主为何人?”

    老者一开始明显有些惧怕林子渊,不过见他翩翩有礼也就定下心神。

    反正自己也是烂命一条,这个贵公子打扮的人最多也就杀了自己。

    “回公子,我们城主可是一个大善人啊,若不是有他偶尔施粥这里早就饿殍遍野了!”

    老者说到城主时一脸崇拜,看上去不像作假。

    接着又跟他打听了一些城内之事,发现没什么价值给了他一两银子也不再多问。

    本来还想着若是贪官就一杀了事,现在可就要好好会会这城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