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紫云帝和林子渊之间“狼狈为奸”的行为让众臣深感无力,就连他们的靠山都是对方的人还怎么将其扳倒?

    “诸卿可还有何事要议?”

    紫云帝手掌轻托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大臣。

    而底下这些大臣嘴角同时扯动几下,若不是害怕被诛九族高低得骂紫云帝几句。

    “尼玛好赖话都让你说完了,现在还议个屁!”

    等了约莫半刻,紫云帝开始感到有些无趣。

    “罢了!既然诸卿无事,那说明我紫云国泰民安!散了吧!”

    紫云帝站起双手背负身后,迈着挺拔沉稳的四方步走出大殿。

    “哟!叶大人最近对在下意见看来很大呀,有什么误会不妨今日在下设宴请诸位大人一解过往恩怨?”

    林子渊双手环抱,用有些欠揍的语气跑到叶谦身前调侃。

    叶谦胡子乱颤,他哪受过这种委屈。

    林子渊来之前他们可是压着武将那边难以喘息的,现在短短不到半年他就接连被紫云帝呵责。

    哼!!!

    “林子渊你少得意的太早,谁能笑到最后可还难说呢!”

    叶谦愤愤看着林子渊,不忘放下一句狠话。

    啧啧啧!!!

    “叶大人你也一把年纪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正好在下最近得了些钱财,改日我买些补品,你到我府上我免费送你!”

    林子渊咂吧着嘴,依旧不依不饶。

    这家伙一直针对他,他可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圣人。

    “混账!老夫还轮不到你来施舍!”

    叶谦大恼,林子渊此举就是拿他这个二品大员当乞丐。

    可他的身家如今在林子渊面前确实和乞丐也没两样,更何况林子渊现在就是要让他难堪。

    “唉!看来叶大人对在下误解颇深啊!你我同朝为官,我只不过是想表达同袍之谊,哪能说是施舍呢?”

    “欺人太甚!你简直欺人太甚!”

    叶谦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个拳头就抡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那些文臣都在期盼拳头能够砸在林子渊脸上。

    毕竟能够看一个热闹对他们枯燥的宦海生涯来说也挺不错,往后也能写入野史杂谈中好好吹一番了。

    可林子渊也不傻,他这个速度对在沙场上驰骋的林子渊简直连狗都不如。

    叶谦重心向前,将全部力气都压在拳峰上。

    就在即将接触到林子渊面门时,林子渊随意将右脚向后一收。拳风擦过他的面门,叶谦整个人便向前倒去。

    噗通!!!

    拳头没有如愿砸在林子渊面门上,叶谦重心不稳一个趔趄砸向地面。

    “哎哟哟!叶大人你年纪大了怎还这般不小心,之前就听说你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现在又如此,这身子骨怎能受得住啊!”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林子渊这无疑是往叶谦身上撒盐。

    “你!你!!竖子!竖子!!!”

    叶谦翻过身,坐在地上连声叫骂。

    林子渊也不生气蹲下身就将他搀扶起来,还不忘帮他拍去衣上灰尘。

    “大家都是斯文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想叶大人也不想让大家难堪吧?”

    期间林子渊更是贴到叶谦耳边,细若蚊蝇威胁他。

    林子渊呼出的是热气,可叶谦却感觉浑身冰寒。

    这家伙手里本就有不少人命,叶谦一介书生哪受得了。

    “是是是!是老夫鲁莽,多谢林将军海涵!”

    叶谦边擦拭额头冷汗,边向林子渊道歉。

    他感觉刚才要是自己拳头打到林子渊脸上,那他很有可能被人“寿终正寝”。

    啪啪啪!!!

    “这才对嘛!咱们文化人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的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林子渊左手轻轻拍了几下叶谦后背,可叶谦却有种被利刃刺穿的错觉。

    达到自己目的林子渊也不再跟他纠缠,转身便走。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叶谦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着对付他。

    三日后林府内,三兄弟再次难得聚在一块儿。

    虽说锦阳城也不算大,可平日里繁琐的事务也使得他们难以把酒言欢。

    如今距离林子渊离开锦阳城已没有几天,三兄弟也终于各自抽出空来聚在一起商谈。

    “知南!真是抱歉,看来你大婚之日大哥不能与你畅饮一番了!”

    林子渊轻拍洛知南肩膀,为了快些完成自己的计划他也只能如此。

    洛知南眼帘低垂失落之意显而易见,不过他却还是勉强撑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大哥不必如此煽情,大不了改日兄弟我再单独摆一桌酒席请你喝回来!”

    “好!他日咱们兄弟几个定要不醉不归!”

    男人的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两人又畅谈起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