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着这个一副老父亲做派的紫云帝,林子渊也有些感同身受。

    如果换做他坐在紫云帝那个位置上,权势滔天到头来却不能护好自己子女该是有多无力。

    “好!陛下放心,无论将来如何臣定当以命相护!”

    林子渊承诺保护好姚曦月,可是他却没有允诺给她幸福。

    紫云帝自然也知道,可他也没多说什么。

    他自己也何尝不是如此,自皇后崩逝后他就不断麻痹自己。

    就连皇后的寝室他都命人封起来没有再开过,哪怕众臣上奏请示重立皇后他也都全部否决。

    “如此也好!月儿也在这宫中,待会儿便由你送她回府去吧!”

    “陛下!如此不太好吧?”

    林子渊想推辞,他觉得即使自己答应紫云帝要照顾姚曦月也不必这么着急才是。

    “怎么?让你送朕的公主回去倒还委屈了你不成?”

    紫云帝面色不善的看着他,林子渊被看得浑身汗毛直立。

    也许这就是来自老丈人的眼神,不管你有多优秀在他眼中都有所欠缺。

    “不不不!陛下误会,臣想说的是今日入宫没备好马车,若是再让公主受寒可就不好了!”

    “这些就不劳你小子担心,月儿自幼跟随老神仙。其他的不好说,可身子却是比寻常人好得多,何况那日你不是送过一回吗?”

    紫云帝看着林子渊像是在说:“反正你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次想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林子渊汗颜,果然上次自己送姚曦月回府之事那个老太监还是没有隐瞒紫云帝。

    “是是是!既然乃是陛下所托,那臣一定会尽心处理好!”

    “行了!看到你小子就烦,滚到梅园接那丫头回去吧!”

    紫云帝挥手示意赵老太监林子渊离开,林子渊如蒙大赦。

    他都怕紫云帝狗急跳墙,现在就给他和姚曦月安排一个洞房花烛了。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

    两人很顺利就回到公主府,就连那匹马儿对姚曦月都是颇为亲近。

    次日清晨,又是一个难得的早朝之日。

    文武将领两边可谓泾渭分明,他们看对方都有一种敌视的感觉。

    待到紫云帝坐上龙椅,那些之前递过奏折的臣子当即就忍不住站了出来。

    如今林子渊可是武将那一边如日中天的存在,将他整下去便是文臣这一边大部分人的共识。

    “陛下!臣请治那林子渊欺君之罪,其子得一城而不愿献上可谓居心叵测!假以时日必成祸患,还请陛下末还要姑息!”

    站出来的还是那个员外郎叶谦,上次被人揍了一顿正愁没处发火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宣泄点他哪还忍得住。

    “林卿!既然叶卿说你欺君,不妨你也说两句?”

    林子渊呆愣片刻,他知道看来这老小子是不打算明着说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对陛下之忠心天地可鉴,若是臣有半分逾越愿自刎殿前!”

    林子渊一脸悲愤,好像真的蒙受了的什么不白之屈一样。

    “叶谦!你少他娘在这人放屁!老夫看你们这些文绉绉的家伙找不不爽很久了,有本事站出来干一架!”

    孙羽也是看着林子渊成长起来的人,更何况之前在安泽城他就帮过自己。

    如今看他被那些文臣诟病,孙羽也不打算藏着掖着。

    “孙羽陛下当面,你如此行径简直有辱斯文,我自不屑与你争辩!”

    叶谦黑着脸,这些人没说一句话就要动手他也没办法。

    “叶老匹夫!陛下都没说什么,哪轮得到你在此狺狺狂吠?若是不敢,那就乖乖在那儿窝着少出来胡乱咬人!”

    孙羽鄙夷的看着叶谦,要是紫云帝允许自己就是不光跟他动嘴这么简单了、

    林子渊强忍着没笑出声,他也没想到当初绑的那个老将军现在还居然这般彪悍。

    “多谢孙将军仗义执言,不过若是叶大人觉得在下德不配位,那在下愿辞去这一身官职!”

    叶谦袖袍中早已经双拳紧握,他现在恨不得上去咬这家伙一口。

    谁都知道武将这边都很看好林子渊,让他现在就辞官,莫说紫云帝答不答应,这些武将也都会集体反弹。

    他只是想先恶心一下林子渊,不料现在却把自己架在了火上烤。

    “好了!好了!林卿也不必再说气话,叶卿你也一样!尚且未知全貌,就不要急着站出来站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