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正月初二,宜归宁。

    今日一大早紫云帝便命人宣告林子渊今日入宫一絮,没有多想他便答应。

    虽不知紫云帝今日找他何事,不过闲来无事去和他谈谈心也不错。

    毕竟人之将死,自己作为他的臣子还是有义务帮他疏导一下。

    “父皇不知你今日寻女儿进宫所为何事?”

    姚曦月有些闷闷不乐的询问紫云帝,换做其他人哪敢在这个皇帝面前摆脸色。

    也只有这个小公主,面对她的小情绪紫云帝不怒反喜。

    “你这丫头,自搬出宫后也不知常回来见见父皇,真是长大了呀!”

    紫云帝一脸苦闷,像是个苦苦期待女儿归家的老父亲。

    姚曦月看着这个父亲心中一软,自己陪在他身边的时间确实太过短暂。

    自她六岁之后便跟随师父在落星泽中,一年也不见得能够回来见他一面。

    可这个父皇对自己的疼爱反而远胜其他姐妹,再想想自己近段时间来确实有些忽略了这个父亲。

    她越想越惭愧,本还明亮澄澈的双眸霎时间风云突变。

    “父……父皇……”

    她呆呆的看着紫云帝,语气有些哽咽像极了小时候受了委屈找紫云帝哭诉的小丫头。

    “哎哟!我的月儿这是怎么了,若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就快与父皇说说,不管是谁欺负了你父皇都不会轻饶了他!”

    紫云帝一脸心疼的站起身来到姚曦月身边,自她及笄之后自己哪还见过她落泪。

    此刻紫云帝第一想法就是林子渊那个混蛋欺负了自己姑娘,只要姚曦月说出来他就会立即命人将林子渊绑进宫来。

    只是无论他怎么问,姚曦月都不再说话。

    一滴滴眼泪从她双颊滴落,那委屈巴巴的小表情直挠紫云帝心尖。

    紫云帝安慰了好一会儿,姚曦月这才停止哭泣。

    “父皇!是女儿不孝,今后定会时常回宫看望父皇!”

    紫云帝很是欣慰,不过他却摇了摇头满脸慈爱的注视着姚曦月。

    这一刹那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反而更像是一个寻常农家老父。

    “今后怕是难咯!”

    “父皇你这是何意,莫不是还在怪罪女儿?”

    说着姚曦月又要落泪,紫云帝只得赶紧解释。

    “你这丫头,父皇怎舍得怪罪与你啊!只是你也到了该成婚的年纪,父皇如何能将你拴在身边!”

    紫云帝说出这句话是满是失落,若这世界变得没这么快他倒真不舍得让姚曦月就这样离开自己。

    只是现在他已经不确定给自己是否还能不能保护好她,因此他只能替自己找一个更有能力守护她的人。

    就目前来看林子渊就最为合适,虽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紫云帝觉得自己这个女儿配他已经是绰绰有余,若是将来他敢辜负自己女儿那史书上必将留下他薄情寡义的一笔。

    “成……成婚!父皇女儿还小,成婚之事还是往后再议吧!”

    姚曦月虽然已有心上人,不过她觉得现在还是为时尚早。

    她怕自己父皇着急将她嫁出去就随便找个她不喜欢的人,因此她也就没有答应。

    知子莫若父,紫云帝哪能不了解她的小心思。

    顿时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这丫头,能不成还怕父皇委屈了你不成?”

    即便他敢,他知道姚曦月那个师父也不会答应。

    “不不不!父皇对女儿自是无可挑剔,不过……”

    姚曦月急忙摆手否认,只是她没敢说出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

    紫云帝看她这模样有些无奈,伸出手轻点她的小脑袋。

    “上次你姐姐找父皇请旨难道你以为父皇还看不出吗?父皇既然想将你嫁出去自是会挑一个你中意之人,也是可相伴一生之人!”

    其实紫云帝更早之前就猜到女儿动了春心,只是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自己闺心被点出,姚曦月面色红到了耳后根,低下头不敢直视紫云帝。

    见女儿默认,紫云帝这个老父亲还是有些莫名难受。

    “月儿可知为何父皇今日与你谈论此事?”

    “父皇?”

    紫云帝声音变得低沉,姚曦月心中像是被揪了一下。

    “林子渊那家伙不久之后必将离开锦阳,父皇想让你随他一同离开,不知你意下如何?”

    紫云帝看上去像是在和姚曦月商量,实在不过是告知于她。

    “父皇!林公子若是要离开,那女儿在这儿等着他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