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场聚首下来宾主尽欢,约定好后续合作之后众人也都告别离去。

    为了最大幅度收拢那些世家大族手中的土地,林子渊授予了这些商人准许他人加盟的权力。

    毕竟有些人迫于一些压力不方便来找林子渊合作,不过若是和这些商人合作可就不一样了。

    将权力下放给这些商人后林子渊也乐得清闲,他们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也都不是那些没脑子的。

    接下来的时日林子渊就是遛鸟逗猫,在锦阳城中过的好不舒坦。

    流年易逝人易改,当年今日几相逢?故人不知何处去,唯留此身对东风!

    冬至已过接二九,不觉又是腊三十。

    在院子中不知闲了多久,年岁也已经即将又来到一个除夕。

    现在林子渊已不复当初狼狈从炎朝逃离的落魄,短短时间特已经成长成了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

    现在若是他愿意,颠覆整个天下也未尝不可一试。

    不过他觉得还是为时尚早,等到海口后再发展一段时间工业那他手中将拥有远超这个时代的产物。

    那个时候将不再是短兵相接的时代,他会告诉世人时代已经变了。

    一边幻想着将来的一切,林子渊嘴角就不自觉上扬达到了龙王层次。

    郭安策路过看到一人傻乐的林子渊,他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为何他会这般高兴了。

    这些时日来林府和公主府的来往愈发密切,郭安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觉得林子渊还是太过保守,要是在主动一点儿他来年都可以抱上大侄子了。

    “老大!你这般高兴是不是打算明年跟曦月公主求亲了,其实要是你不好意思兄弟我倒是愿意为你再冲锋陷阵一次!”

    郭安策贴到林子渊身边自告奋勇,他觉得林子渊能有他这种好兄弟此时一定感动坏了。

    林子渊被他从幻想中拉出,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他觉得估计是闲了太久,导致这小子最近又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安策!你觉得这府中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林子渊暗示郭安策,若是他再敢胡说八道便让他再也闲不下来。

    郭安策倒是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脑中灵光一闪好像猜到了什么。

    “对对对!老大你不说我还没想到,这府中如此冷清定然是少了个女主人!”

    他一本正经的猛拍后脑,他觉得林子渊是在提醒他要快些迎曦月公主入门。

    林子渊被他说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强压着心中怒气强颜欢笑道。

    “你小子最近倒是挺机灵啊,说说你想要些什么奖励?”

    郭安策还以为林子渊这是在夸他,有些不好意思道。。

    “老大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要的,只是明年你给我生个大侄子玩玩就行!”

    林子渊看着这个乐呵呵的兄弟,俯下身就拿起不知何时已经准备好的麻绳。

    “老……老大!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些时日来他也被林子渊吊过几次,看到麻绳下意识就想要逃跑。

    “干什么?你说我想要干什么?”

    林子渊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只觉他这思想觉悟还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