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人本想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可郭安策这番话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姚曦月低下头不敢去看众人,与之相反姚灼则是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

    “多嘴!”

    林子渊轻踹了他一下,随后便向两位公主拱手道歉。

    “我这兄弟多有冒犯,还请两位殿下宽恕!”

    “林将军不必客气,我们六妹也不会放在心上,你说是吧曦月?”

    姚灼笑着推了一下一旁低着头的妹妹,他也不知这丫头一向落落大方为何在这小子面前就这般羞怯。

    “将军不必道歉,今日确实是曦月多有冒昧!”

    林子渊被她的回答整的不知如何作答,在他看来这个少女确实有点儿憨。

    “好了!既然我们已经完成了父皇交代的任务,就不多叨扰林将军了!”

    姚灼深知点到即止即可,现在过多接触只会让两人都放不开,距离产生美不管在哪一个年代都是一个不变的真理。

    “那在下便恭送两位公主殿下!”

    林子渊将二人送出门,两人府邸本就相隔不远他也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全。

    是夜,北风、落雪、火烛明。

    皇宫中早已备好庆功宴,林子渊带着两个兄弟最后进场。

    两侧文武大臣都在打量着他们几人,大家都知道紫云国未来的掌权之人多半就出在这些年轻人之间。

    “臣林子渊、洛知南、郭安策拜见陛下!”

    三兄弟一同躬身参拜紫云帝,虽然刚打了胜仗他们也并未因此而目空一切。

    啊哈哈哈!!!

    “几位爱卿快快免礼,今夜你们可是朕的贵宾啊!”

    紫云帝笑着打趣几人,眼中对他们的欣赏之意溢于言表。

    一阵寒暄之后,几人都来到各自座位上。

    席间大臣们纷纷向林子渊敬酒,他们都在盘算着能够早日和这个璀璨如星的年轻人打好交情。

    紫云帝看着他们的小动作也并未阻拦,反正他知道最后林子渊是打算从这些家伙身上扒下一层皮的。

    现在他们越是想要攀交情,到时候林子渊坑他们就可能更狠。

    不过还是少不了有一些人站出来和林子渊唱反调,毕竟他们原本就敌视武将这一脉。

    “陛下!如今我国刚与玄月国结盟不久,如今我们又展露如此实力怕是会引起玄月国猜疑!到时候我们该如何向他们解释?”

    宴席刚到一半,典客徐清旭借着酒劲站出来打扰整个宴会气氛。

    这一番话也将众人拉回现实,现在该如何面对玄月国的确是他们让他们头疼不已问题。

    紫云帝被这番话惹得兴趣缺缺,大臣们手中杯盏也都接二连三放下。

    呵呵!!!

    林子渊冷笑两声将酒水一饮而尽,站起来指着徐清旭呛声道。

    “徐大人莫不是忘了,我紫云国与那玄月国乃是结盟又不是附庸何须向其解释,况且我们不过是为了自卫才动的手,又何错之有!”

    他那番说辞明显将两国关系放在了一个不平等的关系,若是紫云国众人都接受了这种想法。

    毫无疑问随着日积月累,不出百年紫云国人也会将自己看成玄月国的附庸国。

    “林将军!在下以为你此话不妥,既然两国结盟,那上次之事就应该与玄月国谋而后动,唯有如此才能向外人展示我们两国间精诚合作之意!”

    林子渊刚说完,员外郎叶谦也站出来给徐清旭撑场子。

    他们这些人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一整个利益集团谁倒了都会波及对方。

    “叶大人莫不是安乐太久忘了些什么?炎朝都已经入侵了我国疆土,你却还想等着盟国同意才动手,怕不是明日锦阳城遭受攻击你也要等盟国同意才打算调兵拱卫锦阳城?”

    “林将军你莫要血口喷人,老夫绝无此意!”

    叶谦赶忙否认,反正到时候锦阳城被攻击他也早就溜之大吉,又怎会有这些苦恼。

    林子渊不屑,这些家伙早就在那些文章中迷失没了祖上血性。

    “尊严永远只在剑锋之上,若是我紫云国连自保之力都没有,恐怕第一个对我们动手的便是那所谓的盟国!”

    林子渊对此可是颇有感悟,前世他所在的华夏就遇到过那种局面。

    那个时候华夏百废待兴,而那所谓北方盟国却得寸进尺想要华夏北方港口。

    因此他可不会将希望放在他人身上,大不了走投无路就化整为零潜入敌后让他们也不得安生。

    “哼!你们这些武夫永远就只仗着手中利器随心所欲,老夫不与尔等计较!”

    叶谦见说不过只能吐槽他们,不过他不说还好,一说就惹怒了那些还在看戏的武将队伍。

    “叶大人此话何解?若不是我们这些武人悍不畏死,又岂会让你有机会在此大言不惭!”

    张世勤一直都是主战派,他早就看这些家伙不爽很久了。

    现在听他含沙射影说武将没脑子,他这暴脾气那还忍得了。

    见局面慢慢失控紫云帝也并没有站出来制止,他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人斗法。

    张世勤一站出来,后面他那些门生也跟着跳了出来。

    两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只怕若是没有紫云帝他们已经互掷酒盏砸得头破血流了。

    “好了!好好的宴会硬生生被你们搅成这样,倒不如散了吧!”

    “陛下恕罪!!!”

    紫云帝站起身大手一挥,百官也不敢再开口。

    在他们恐惧的眼神中紫云帝踏步离去,只是他们都没发觉紫云帝嘴角勾起的笑意。

    “真是好啊!那就不用怪朕不给你们留活路了!”

    紫云帝本还有些内疚,不过现在再伙同林子渊坑他们心中也没了丝毫负担。

    这些文臣无一不是富得流油,现在他觉得也该拿出来反哺国家才是。

    若是到时候他们咬得太紧,他也不介意刨根究底。

    紫云帝离开这场宴会也没了进行下去的意义,林子渊他们也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离开皇宫。

    “林将军还请留步,陛下请您到御书房一絮!”

    就在几人快走出宴厅时,赵太监上前拦住林子渊。

    “哦?公公还请稍等片刻!”

    林子渊也并没有过多惊讶,他已经猜到紫云帝还有很多话要同他讲。

    “知南你先带安策这小子回去,今夜就不要让他乱跑了!”

    “好!大哥你也多加注意!”

    洛知南点头,他也知道林子渊的心思。

    刚刚席间郭安策一句狠话都没有放,因此他们都猜测这小子极有可能打算等宴会结束敲那些人闷棍。

    这小子一向秉承着“君子报仇,隔夜便晚”的原则。

    他这不是怕过得太久报不了仇,反而是怕过了太久自己忘记报仇。

    “老大你不必担忧兄弟我,我这人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想着揍那几人一顿来解气的!”

    郭安策拍着胸脯保证,心中却不断打着小算盘。

    林子渊黑着脸,这小子现在都不打自招了。

    “你小子当心点儿,别因为这些家伙把自己搭进去!赵公公请吧!”

    说完林子渊便跟着赵太监离去,生怕自己慢一步就要忍不住揍这小子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