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紫云国,炎朝东南边上的四大国之一。

    紫云国皇帝重民,因此生活在这的人们都十分庆幸。

    同时,这里的商贩不仅是四国中地位最高的,也是受朝廷限制最小的。

    夜晚,礼部尚书府中,洛知南手拿书册在房中细细品读。

    黄色的烛光照映在他脸上,显得分外俊朗。

    他约莫十七、八岁,小麦色的皮肤。

    眼睛深邃而有神,鼻梁高挺,长发用一根簪子随意扎在脑后。

    精致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犹如上天所创的艺术品。

    房顶上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他目光一凝,放下手中书本拿起桌上折扇。

    一声清脆的落地声响起,洛知南知道来人已经站在他房门外了。

    打开房门,洛知南扫向四周,并未发现有人。

    突然身后突然多出一道长影,他快速翻转身子。

    手中折扇被他甩飞出去,呈一条弧线朝来人飞去。

    那人心中一慌,赶紧提起手中佩剑,剑柄横拦在身前。

    扇子击打在长剑上,又飞回洛知南手中。

    来人退后两步,稳住身形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二哥,你想弄死我啊!”

    来人正是天目组织的成员之一,他此时不断甩着双手,显然是虎口被震的不轻。

    洛知南看着他脸上的面具,这才确定了他的身份,放下刚还想再次扔出的折扇。

    “怎么,大半夜的来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吗?”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林子渊,毕竟他已经好久没有和他们联络了。

    上一次他返回紫云国之前就很久没等到林子渊,他最终也只能无奈返回。

    “二哥,不愧是你,猜的不错,确实是老大有事找你。”

    “哦,老大联系我所为何事?”

    洛知南也十分好奇,以往林子渊可是从来都不会命人来紫云国联系他的。

    方天歌从怀中取出一封厚厚的信封,将它小心翼翼的交给洛知南。

    “二哥,这是老大命我们带给你的,他说看完你自会知晓应当怎么做!”

    洛知南接过信封,“他还有让你交代的吗?”

    “没了二哥,老大就说了这些。”

    方天歌仔细回想了一下,确认郭安策跟他说了这么多。

    “那好,你可以走了,记得千万小心点,别把我家的瓦片踩坏了!”

    上一秒方天歌还十分感动,下一秒他的嘴角就抽了抽。

    他转身跳上房梁,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洛知南预感他们这个组织可能就要出现在世人眼中了。

    “少爷,您这儿刚才发生了何事?”

    “未曾,王叔你就安心吧,我洛府之中还能有小人敢胡作非为不成?”

    “可是少爷,老奴刚刚明明听到你这有声响!”

    “王叔,刚刚不过爬进一只蠢猫罢了,我已经将它打发走了!”

    王管家这才放下心,“原来是一只猫啊!”

    洛知南回到房中,将房门紧锁后便迫不及待拆开那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