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间转眼来到七月,夏日炎炎人亦不安。

    距离林子渊被暗杀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炎帝已经用自己的势力将此事慢慢淡化。

    “陛下,如今景王世子殿下在白鹿学宫并未生出任何事端,您看?”

    “呵呵~这小子如今在白鹿学宫可谓是春风得意啊,继续给我盯着他,至少现在他种种迹象都已表明他并非是一个废物!”

    “遵命!”

    暗卫退下,大殿内顿时空空荡荡只剩下炎帝一人。

    “瀚海,你现在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一丝谋逆之心,还是说朕从未了解透你!”

    他喃喃自语,但不可否认,对于景王他已然起了疑心。

    烈日照在大地上,行人皆是躲回到屋中。

    景王府中,林子渊躺在一张他自制的摇椅上,优哉游哉的躲在树荫下纳凉。

    “唉,没想到直到现在,那个老家伙还在派人盯着我,烦死老子了!”

    自从上回归来,他就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用脚趾都能猜到这是炎帝的人。

    这使得他难以联系上自己势力中的人,毕竟这不是以前。

    “混账东西,迟早有一天老子要好好报答你个老小子!”

    他咬牙切齿的对着空气暗骂,心中怒火更盛。

    “公子,今夜乞巧节,公子可要外出赏花灯?”

    林子渊心中一亮,他知道机会来了。

    “哦,竟还有花灯可看,那本公子可要去好好瞅瞅!”

    林子渊对着碧儿说道,这么久他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在夜晚外出的机会了。

    碧儿激动跑开,毕竟还是一个小丫头。

    时间很快来到酉时,用完晚膳,林子渊便回到房中准备东西去了。

    翻出床榻下的小箱子,看着上面的灰尘,林子渊面色复杂。

    “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要走你的路,但我一定能成功,毕竟我们骨子里是一种人!”

    打开小箱子,里面赫然是一个鬼脸面具,一个他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将面具藏到袖子里,又从桌上拿起今日准备好的另一张面具。

    收拾好一切,林子渊深吸一口气,心中已经彻底下定决心。

    “娘,今日我可能会晚点才会归来,您便不用等我了!”

    “知道了,在外一定要注意,莫要再让为娘操心了!”

    南宫梦曦依然是一副平淡的模样,只是心中的担忧却怎么也瞒不过林子渊的眼睛。

    既然决定要走这一条路,他就不可能会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他面临的必然是明枪暗刃,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

    走出景王府,他立马就察觉到有好几道目光盯在他身上。

    林子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

    林子渊带上面具,带着碧儿就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逛了起来。

    走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

    看着身后仅剩的两人,林子渊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样儿,竟然还能跟上来!”

    “公子,你在说什么?”

    碧儿狐疑的看着林子渊,一脸不解。

    只见林子渊转身,手指身后一个拿着冰糖葫芦的中年人。

    那人看到林子渊指着他,心里一慌。

    “难道我被发现了,不可能啊!”

    那人喃喃自语,怎么也不敢相信。

    “碧儿,你去那儿给本公子买两串糖葫芦!”

    碧儿并未多想,径直朝那人走去。

    “大叔,给我来两串糖葫芦!”

    那人这才放下心中的疑惑,从草垛上取下两串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