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脚下小肥马儿跑……”

    林子渊嘴里叼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青草,就好像真是来旅游似的。

    “马儿啊马儿~跟我做搭档,你真是走了大运咯,和我观花赏鸟难道不是好过傻乎乎的追着那些野猪傻狍子到处跑要好?”

    山林中回荡着林子渊的大笑声,他不时就拍拍马背,伸伸懒腰。

    可是他胯下的骏马可就不乐意了,平白无故就摊上这么一个不上进的家伙,弄得它连一展身手的机会都没有。

    马儿鼻中时不时喷出一口粗气,以此来表达他的不满。

    “哈哈哈~你是不是也很高兴啊?看你都忍不住笑了!”

    林子渊还以为这马是因为高兴才会这样,完全没想过这马儿都在嫌弃他。

    他就这么走着,这么逛着。

    突然,林子渊警惕之心大涨。

    因为他竟然发现前面一处灌木有几分异样,一路走来到这之后竟然没有虫鸣声。

    且灌木之上都带有一丝干枯之意,按他前世的经验,这里面一定有鬼。

    “老大,这小子怎么不过来了?”

    “闭嘴,拿箭来!”

    与此同时,林子渊也拉弓搭箭,准备先来一箭再说。

    咻咻~

    两道破空声同时响起。

    啊~

    灌木丛中响起一声尖叫。

    咴咴~

    林子渊胯下战马被箭矢射中,受到惊吓开始掉头跑去。

    “追!”

    灌木之中冲出几名蒙面人,朝着林子渊的方向冲去。

    马叫声引起苏予韵的关注,她也朝着那儿赶过去。

    跑了约有一炷香,马儿脱力倒在地上,林子渊也被甩了出去。

    他再来看时,马儿已经四肢绷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马儿啊马儿,感谢你帮我挡了一箭,我先跑了,愿天堂没有刺客,阿门!”

    苏予韵赶到事发地,只见这里躺着一具黑衣蒙面人的尸体。

    她暗道不好,但也只能祈祷林子渊别出事,随后沿着痕迹追了上去。

    一炷香之后,林子渊因为被摔下马,行动力不足,最终还是被追上。

    “小子,倒是挺能跑,你倒是接着跑啊!”

    林子渊也想跑,但身后就是悬崖,他也不能左脚踩右脚原地升天啊!

    “各位大哥,你们干嘛追着我啊?你看这个什么春猎这么多人,你们倒是随便弄两个啊!”

    “哼,小子休要胡言乱语,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各位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吗?你看这样谁让你们来杀我,我出两倍价钱,你们回去把他弄死,你们看成不成?”

    “哼~少瞧不起人,我们虽然爱财,但也不会违背原则!”

    “哎呦,你们这不是傻x吗?,我真的服了!干嘛这么认真冲动呢?就不能再好好谈谈吗?”

    “受死吧!”

    领头之人不再废话,提剑刺来。

    林子渊只能依靠手中弓箭不断抵挡,好几次都差点被砍到。

    “哎哟我去,你们一言不合就砍人,真的是毫无绅士风度,就不能好好单挑吗?”

    “小子,别废话了,明年这时候老子必定给你坟头上两炷香!”

    由于受伤的缘故,林子渊每一次抵挡身上就愈发疼痛。

    他刺他挡,他使劲在鬼门关来回摩擦。

    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林子渊手中弓箭也被砍断。

    “我去,老子好像又要凉了,这时候难道没有什么穿越者的外挂吗?”

    林子渊看着刺来的长剑,心中越发焦急。

    “系统!芝麻开门!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他不断在心中呐喊,可回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噗呲~

    叮~

    眼看长剑将要刺中林子渊,那黑衣人竟被人杀死,几把剑也都被荡开。

    “我去,莫非你就是上帝派来救我的?”

    “你是何人?竟敢拦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