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平安历第十一年,万象更新。

    在如今炎帝及大臣的努力下,当今的炎朝看起来好似一片欣欣向荣。

    炎帝如今后宫安稳,几个儿子都十分有才华,江山后继有人。

    但也就是儿子太过聪明,以至于如今争得头破血流。

    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撒手人寰,他那些个儿子是否会手足相残。

    且他一直忌惮着景王,即便他俩是亲兄弟,且当年他能够上位景王功不可没。

    炎帝一想到这些,眸光便不由自主变冷。

    若不是现在局势可能随时生变,否则他一定会找借口隔去景王的权力。

    最近发生的事令炎帝感觉可能会突发事故,他心中一直坐立难安。

    特别是今日丞相苏玉恒在下朝后找他商量的事,这让多疑的炎帝更加以为他已经投靠了五皇子那边。

    今日苏相竟敢向他请求赐婚,且人选竟然是他的五子与苏玉恒的女儿。

    炎帝大怒,因此他只是喝退了苏相。

    炎帝深知,若是他同意。

    那么朝中大臣必然以为他将宝押在了五皇子身上,到时候一定有大批人依附五皇子。

    “苏玉恒,你到底是为了你的女儿,还是早已选定幼龙人选?”

    炎帝看着漆黑的夜空,不禁喃喃自语。

    轰隆隆~

    天上雷声大作,一时间风云涌动,平静的大地终于是被扰乱。

    与此同时,相府内。

    苏玉恒的夫人安晴雪愁眉不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苏玉恒母亲王氏更是被气得卧病在床,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孙女为什么偏偏对那个五皇子情有独钟。

    前几日,苏予韵寻死觅活,非要求苏玉恒请求皇帝给她赐婚。

    当知道对象是林裕景后,王氏便捂胸晕了过去。

    她自小看着那几个人长大,自然清楚林裕景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自小便心思深处,表里不一。

    人前谦虚有礼,人后性格却是残暴不已。

    不知自家孙女怎么会看上他,不过她知道,若是孙女和他在一起,下场可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她也曾经劝说过,让孙女不要卷入皇家,但这丫头不知随了谁。

    她自小有主见,认定的事便绝不会回头。

    “唉,真是作孽啊,我苏府注定是要直面风暴吗?”

    听着窗外的雷声,王氏心中更加难受。

    他苏家三代为臣,一直尽心尽力辅佐历代炎帝,如今却有可能万劫不复。

    两行清泪从她干枯的眼角滴落,她认为自己没有管好这个家,对不起已故的丈夫。

    轰隆隆~

    雷声不断,附中下人也不断奔走收拾物件。

    雷光照进一处闺房内,照在一名少女脸上。

    少女约莫十四岁,此时的她静静躺在床榻上。

    秀眉紧皱,想是有什么心事,桃花般的眼眸上还挂着泪痕,应是哭过。

    整张脸看上去犹如绽放的昙花,如同下一秒便会消散于人间。

    颤巍巍,飘飘然,芳香飘逸,恍若九天仙女之于临凡。

    啊啊啊~

    少女从梦中惊醒,恐惧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眼睛瞪大,好像收到了什么惊吓般。

    “母亲,母亲~”

    她止不住大叫起来,但周围只有隆隆作响的雷声。

    她稳下心神,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自己的手竟显得那般稚嫩,长发也是那般顺滑。

    走下熟悉又陌生的床榻,从桌上拿过一面古铜镜。

    借着雷光的返照,镜面上赫然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

    她用尽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啊~疼,竟然真的不是一场梦!”

    她眸色不断复杂起来,以为她相信,自己记忆中的画面不仅仅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