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来你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遭遇了鬼打墙。”

    师子玄突然说道:“据我所知,在这次的武侠模组中之所以会出现鬼打墙的情况,基本上就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某种动物成了精!”

    “啊?这个武侠模组里还有妖怪吗?”徐斌惊讶的问道。

    “没错,在这次武侠模组里除了魔兽之外还有精怪存在!当一只动物存活了上百年之后,那么它就有可能会变成精怪,不过这些精怪并不会像我们记忆中的妖怪那么能打,基本上除了智力和人类无异之外,也就会点幻术罢了;但是这些精怪的幻术水平也不高,很容易被人识破,所以就只能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发挥作用,比如在漆黑的夜晚。”

    师子玄认真的说道:“在我这张人物卡的记忆里,就提到有个门派的掌门养了一只精怪,专门用来训练弟子们的意志力,偶尔也能拿来看家护院,甚至是能代替掌门来给弟子们讲课,所以在最近这些年,各大门派都在到处捕捉精怪为己所用;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精怪的存在并没有被广而告之,只是小范围的流传在某些门派之中,所以就算普通人遇到了精怪,也只会以为自己是碰上了鬼打墙。”

    还有这种设定吗?

    刘星连忙查阅了一下“刘鹏”的记忆,结果还真没有找到关于精怪的内容,而和鬼打墙有关的内容也都指向了鬼神之说。

    “这个我知道!我家里人也给我说起过这一些和精怪有关的故事,不过我的家里人都以为这些精怪是某种魔兽!”

    作为斐城的玩家之中,小道消息最灵通的存在,杨德举手说道:“按照我家人的说法,这次武侠模组里的刽子手也是得通过考试才能持证上岗,当然这里考的都是实际操作,比如能不能一刀两断;不过在考试中分数占比最高的一个项目还是那两个字——试胆!而试胆考试的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在深更半夜去荒郊野外找一件东西,所以想不遇到精怪都难,不过这精怪一般都不会害人的,因此就有人觉得这精怪只是在自保。”

    “不过我家里人从来都没有提到过斐城附近有精怪啊?所以我昨天也没有想到这鬼打墙是遇到了精怪!但是吧,斐城的确是有可能会出现一只精怪的,因为斐城周围有着大片的农田,所以就没有多少猎户会进山打猎,毕竟那些野鸡野兔什么的,真不如粮食喂出来的牲畜好吃,何况这进山打猎还有可能会遇到猛兽,那到时候就有可能会遇到生命危险!所以在斐城出现精怪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它之所以会出现在斐湖附近,要么是为了喝水,要么就是为了吃鱼。”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难道是传说中的黄鼠狼?我记得黄鼠狼好像是会吃鱼的,而且相比于其它的动物,黄鼠狼的胆子也挺大的,会进入人类的生活范围内寻找食物。”

    一个刘星不认识的玩家开口说道:“我每次回老家的时候,都能在晚上看到黄鼠狼的踪迹,就算我凑过去也不会被吓得直接逃跑,甚至还敢上来凶我几声。”

    “嗯,虽然我现在也觉得你们昨天是被精怪给算计了,但我还是觉得这只精怪可能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专门空投过来的,因为它需要这只精怪来把你们和那些NPC都给控制在原地,以免你们会影响到船上的韩愈过任务。”

    刘星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人端来了一个大铁锅,里面装满了刚做好的冬瓜排骨汤。

    至于中午的主食,则是徐斌在今天早上才做好的大馒头,而包子什么的也都做了不少,不过这些包子都要留到晚上再吃,毕竟这晚上要吃饱吃好才行。

    “大家先吃饭吧,我们吃完饭之后还会休息一会儿才出发,所以吃完之后再来聊吧。”

    刘星招呼着众人开始吃饭,不过没吃几口就有人开口说道:“对了,我昨天不是跟着杨奇去了杨家村吗?然后就看到盟主的那个高手朋友突然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就回来了,所以昨天那个冯应不会真来过杨家村吧,只是被盟主的朋友给赶走了?”

    还有这事?

    刘星眉头一挑,因为于雷可没有给自己提起过这件事情。

    不过作为于雷的兄弟,刘星还是相信于雷不会骗自己的,“有可能是因为冯应,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总之他应该没有和于雷打起来吧。”

    “嗯,那倒也是,盟主你的那个朋友不仅只出去了一小会儿,看起来也没有受伤什么的,所以有可能是只听到了一些风吹草动就出去了?”

    那人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坐下说道:“不过那个杨萍好像会梦游?我这张人物卡虽然不是杨家村的人,但是也有一个杨家村的朋友,他就住在杨萍家的对面;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太好,但是我觉得我这个朋友的肾可能有问题,所以他在最近这两年就经常会起夜,然后在这段时间里就偶尔会看到杨萍家有人影晃动,而时间则是在午夜时分。”

    “啊?这么确定吗?不会是杨萍的父母也在起夜上厕所吧?毕竟中老年人都或多或少会有起夜的习惯。。。就像我有一个朋友,在年轻的时候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就连打雷都叫不醒的那种,但是现在人到中年,那一晚上不起来一两次都觉得这一天过得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