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尤其是那些正妻,在家里不受待见,人老珠黄,然后被妾给抢过风头的。

    虽说大唐也有那种很恐怖的女子,比如说,看不惯小妾,然后就活生生地把小妾给打死,甚至是直接毁容的那种。

    但大部分的正妻,应该还是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地承受自己的丈夫变了心。

    那这一首歌放出来,简直就是绝了!

    肯定能收获不少女性的喜欢。

    当然!

    这一夜也不仅仅只有这一首曲调上来说,比较悲伤的歌。

    还有一些比较调皮可爱一点的。

    比如说:青鸟衔风,这就很有积极向上的气息。又比如说:粤语版的木兰行,给你不一样的熟悉的感觉。再比如说:万古生香,虽说不少人应该都不知道唱的是谁就是了。

    但毫无疑问……

    这些唱的,都是一些‘优秀’的女性。

    有太平公主、上官婉儿,花木兰,班昭,蔡文姬,谢道韫,独孤皇后等等。

    可能……

    像是班昭、蔡文姬,谢道韫,以及独孤皇后这样的,她们还能找到一点熟悉的感觉。

    但太平公主、上官婉儿这些,她们应该就是完全不知道了。

    这些音乐都表达了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感情。

    很显然!

    是女性也可以做出一些大的贡献,属于是女性的贡献。

    而这一夜,除了主要针对女性,另外……

    也唱了一些其他的歌曲。

    比如:《问古今》。

    天地鸿蒙谁劈开

    尧舜大禹缘何祭拜

    三代邈绝虽念怀

    由此浮世兴衰

    寥寥几句,就把天地之初,给描述了出来。

    而接下来的——

    问鼎中原不为碍

    金石陈迹几曾传载

    诸子百家唤不回

    齐赵燕,韩魏楚

    今何在

    则一瞬间就让人仿佛回到了西周,回到了春秋战国。

    前半段尚可理解。

    前半段选取的都是像周朝,秦朝,汉朝,然后是魏晋这些观众都所熟悉的时代,要知道,在这洛阳城中,洛阳百姓受教育程度应该还算是比较不错的。

    他们大部分人,都能隐隐约约地猜到,这唱的就是每一个朝代。

    但到了后半段,很多人估计就听不懂了。

    别说是很多人听不懂,甚至就是连一些自诩学富五车的,都未必能够知道,这歌词唱的是什么。

    当然!

    无所谓,反正,让人瞬间觉得高深莫测就是了。

    如:婉约心思如豪迈,竟胜却诗三百。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说的是宋朝。

    但……

    如果你非要在如今的大唐去找的话,好像也不是说,不能找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

    这一次的演唱会。

    除了有一定的中秋节日的气氛。

    另一个特点,就是出现了一些很高深,很让人想要探寻、探索的内容。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这话题度也是直接拉满。

    第二天。

    李重从晴儿那边的寝宫里出来,就听到了就连他们这里的守门的奴婢,都好像是在讨论昨晚演唱会的内容。

    李重也不说话,由着她们讨论。

    直到两人发现了李重,他的偷听这才不得不被打断。

    唉……

    真是的!

    都怪自己身后的奴婢。

    打断她们讨论干什么。

    回到洛阳城中。

    各个茶楼饭店,甚至是洗浴搓澡的澡堂,也都在讨论。

    由于中秋放三天假。

    所以……

    这演唱会也是表演三天。

    此时……

    听说了如此精彩后,不少人也是走后门的走后门,托关系的托关系,就想进去看看。

    但这演唱会的门票是有限的。

    最多,也就只能是卖出三万张,售完就没了。

    很多人也只能是干着急,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看。

    早知道的话……

    他们就早点去入手一张门票了。

    无形中……

    这门票也是直接被炒到了很高的价格。

    虽说……

    这黄牛什么的,确实可恨。

    但这就是市场规律,没办法。

    李重的几个堂姐,也找到了他。

    李重票没有。

    不过……

    可以让她们去贵宾室看。

    然后……

    李重的一位便堂姐便跟她朋友嘚瑟了起来,说:“看吧!只要是我出马,这事就绝对没有问题!”

    他堂姐的这位朋友,一脸的绿茶婊的样子,这眉目间,似乎还对他颇有好感。

    李重也不去拆穿对方,只能说,对方跟当初的洛为芸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不管是长相上,还是那脸上所表现出来的。

    然后……

    顺便,他堂姐也是问了问李重,“话说,那《知否》的作者是谁?能不能喊出来见见?她是你手底下的人,你肯定知道那关心则乱是谁。能写出这样的,这人真的一点都不简单!”

    李重:“咳!”

    他堂姐看了看他。

    李重又咳嗽了一声。

    他堂姐便道:“你嗓子不舒服?”

    李重对他的这位堂姐有点无言以对,干脆,也是不理她。

    可她偏偏又要缠着他,一直追问道:“快说啊,那关心则乱到底是谁?男的,女的,年纪多大?有人甚至都猜会不会是孟郊写的。”

    “但也有的人说,孟郊写不出来这样的东西。”

    李重便道:“堂姐若是能喊我一声太子殿下,那我就告诉堂姐。”

    事实上……

    从刚刚一开始,他堂姐就好像特意忽略了她们之间的身份差。

    李重其实是个很平易近人的人,他其实并不会因为别人不喊他太子,他就非要强迫着对方这么做。

    只是……

    他发现他堂姐确实有点飘了,为此,他不得不让她认识到,如今两人的身份差。

    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被她们给拉着去捉蝴蝶的小孩子了。

    他堂姐当然知道李重这话是什么意思,一瞬间,也是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起来,然后心中满满都是埋怨。

    埋怨着——现在堂弟你当了太子殿下了,开始在堂姐的面前摆起架子来了。

    这人啊!

    真的是说变就变。

    不过不管如何,李重都挑得这么明了了,出于礼法,她还是不得不向李重行礼道:“妾李云,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

    然后李重这才接着道:“我告诉了堂姐,堂姐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我可是看在你是我堂姐的份上,我才对你说的。”

    他堂姐此时此刻已经毫无心情。

    心中全都是埋怨。

    李重便把她拉到一旁,悄悄地对她说了一些话。

    “我跟堂姐你是开玩笑的呢,都是一家人,但你这样,在外人面前,一句太子殿下的招呼也不打,我也很没有面子不是。”

    “你还想不想知道是谁写的?”

    “不想!”

    “发脾气了?别发脾气了……你肯定看过《知否》,要学就学沈玉珠,在外她给丈夫面子,在内丈夫给她里子。”

    “可现在是我在外。”

    “那还不是你先不给我面子,我们拉勾算是一笔勾销。”

    见他堂姐还在犹豫。

    李重也是补充道:“再加一顿清且安。”

    “哼!这一次就算了。”

    “你这样,要是在我的书里,不会有好结局的。”

    “?”

    “什么意思?”

    “堂姐你不是想知道《知否》是谁写的么?”

    “所以?”

    “所以……写《知否》的人不就站在你的面前了。”

    “是你!?”

    “怎么可能是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