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把所有计划都安排好,李重接下来这才有空说是喘一口气。

    当然!

    也仅仅只是稍稍地喘一口气而已。

    在古色古香的寝宫里,李重一边抱着长孙晴,一边看着白居易、元稹他们所写的《棋魂》。

    只能说……

    在他的调教之下,两人总算是写得有点像模像样了。

    “怎么样?”

    两人一起共看着,李重便问长孙晴。

    “还行。”

    长孙晴点了点头。

    “看着……倒还挺有趣的。”

    李重便道:“都用的是我的创意,那能不有趣么。”

    “不过既然太子妃都觉得还行,那就让他们开印吧。”

    说罢……

    也是跟长孙晴各种小动作。

    引得对方躲避连连。

    “当上了太子妃,有何感想?”

    然后……李重又问道。

    还给她描述了一下,“自己独占一个大大的后花园,手底下,是几百上千个奴婢,心情有没有很激动,让本殿下听听你心跳怎样。”

    说罢便要俯下身去听。

    实际上……

    就是在占便宜。

    不过……

    你还别说,这突然的跃迁,确实让她有点挺激动的。

    虽然……

    即便不是现在,可能等到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后,她依旧还会是太子妃,但如此快就当上太子妃,还是多多少少地让她有些激动。

    长孙晴便道:“激动是会一些激动,只是……也对接下来有些迷茫很害怕。”

    李重:“迷茫倒是可以理解,害怕是什么鬼?”

    长孙晴:“比如说,这后宫若是管不好怎么办?”

    李重捏了捏长孙晴那仍带着点稚气的小巧鼻子,“管不好,那就要问责,然后,你就要接受本殿下给你的惩罚。”

    长孙晴已经有点害怕了。

    之后李重又道:“比如说打屁股。”

    吓得长孙晴还以为要杀头呢。

    等到李重说了要打屁股,她就知道,这只是李重打趣她罢了。

    不过随后……

    长孙晴还是认认真真地看着李重的脸道:“殿下,越是站得高,言行越是要谨慎……”

    李重:“娶此贤妻,夫复何求。”

    紧接着……

    李重便又有了主意。

    他要出一首跟汉武帝还有阿娇的歌,好好地批判一下汉武帝这个渣男。

    ……

    时间来到了五月份。

    此时,朝堂基本上都已经是稳定了下来。

    然后李重再一看自己阿耶身边的人。

    宰相裴度。

    不认识,但这裴度是个有能力的人,从对方的言行举止,都能看得出来,对方不简单。

    其他人,像是什么监察御史这些,李重倒是从中看到了不少熟悉的名字。

    比如说刘禹锡、韩愈、柳宗元。

    这些个应该都属于是文人,然后,还属于是改革派。

    所以接下来……

    毫无疑问,像是整顿吏治,打击贪官这样的事,估计很快也是要摆上日程了。

    李重在东宫里得知了消息后,也是不得不对洛慎说:“这样会不会太过于着急了?”

    洛慎是李重的消息来源。

    而且……

    其实图书馆,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收集的地方。

    那里的人除了看书,有时候,也会聚在一起议论一下朝政,当然,即便是如此,洛慎目前所知的,也还是很浅薄就是了。

    对于李重这样的疑问,自然是不敢妄自非议。

    “陛下这么做,肯定有陛下这么做的道理。”

    李重叹了一口气,“就看这力度吧,希望不会太狠。”

    太狠,那不就成了朱元璋了。

    ……

    李纯这边……

    自然而然,他也深知这样的道理。

    所以……

    他要做的,就是放任他们去斗,去互相攻讦,然后,再从轻处罚。

    这就是为什么,老百姓总是希望贪官污吏被判死刑,然而,却总是不会被这么判的原因。

    归根结柢,判得太狠了,不利于统治的稳定。

    百姓他又不敢造反,所以,只能是再苦一苦百姓了。

    随后……

    李重也是从他阿耶那,拿到了这些人的名单。

    再让人去调查一下,这些人都有多少钱。

    出海开采石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花的钱,可能不少。

    看看能不能把这些人给拉进来,也算是他给他阿耶维稳了。

    当李重这么跟他阿耶说的时候。

    李纯也只能说:“阿耶真的是看不懂你。这些人死有余辜,你又何必再捞他们一下呢?”

    李重也是道:“就算是茅房里的一张纸,都有它的作用,就看你怎么去使用。”

    李纯:“那若是将来有一天,他们把你给架空了呢?”

    李重:“那估计得十年,甚至是二十年以后,要相信后人的智慧。如今,最重要要做的,是维持阿耶你登基后,朝堂的稳定。”

    李纯:“你过来。”

    李重:“啥?”

    不过李重还是走了过去。

    然后就被李纯给对着屁股打了一顿。

    只能说……

    他为何要生出这么一个不让人担心的儿子,搞得他这个当阿耶的,毫无成就感。

    要知道……

    他这么着急整顿吏治,还不是为了将来好把更好的朝堂交给他。

    他倒好,什么垃圾都往自己的口袋里装。

    不过……

    尽管如此,这整顿吏治,还是要进行整顿。

    随后……

    李纯更是派出了包括前面所提到的刘禹锡、韩愈、柳宗元等人在内的九位监察御史,进行全国各道的巡视。

    李重也就是随便提一句,“阿耶,你掌握兵权么?”

    李纯当时就拧紧着眉头:“为何这么问?”

    李重:“你若不掌握兵权,就这么做,那你不怕他们一些人会谋反?”

    “若是儿臣要这么做,那儿臣手底下,不说有个十万八万大军,但至少,三五万大军在手,还是要有的。”

    “当然!以儿臣的实力,估计也不用三五万,一两万,就足以全歼任何敌军了。”

    然后第二天……

    李纯便立刻重新去巩固自己手中的军权。

    还好的是……

    李纯小时候还是很喜欢玩枪的,这也就让他不至于连打仗怎么打都不会。

    李重的话可谓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不过……

    也是有一说一,谁又能确信,自己手中的兵,就一定很能打呢。

    又没有上帝视角,根本很难说清楚自己有多少的实力。

    ……

    当然!

    也正是因为这样。

    所以……

    才显得李重要拉拢他们开采石油的计划,有多重要。

    这些个世家贵族,哪一个不是有不少的世家子弟,哪一个不是有钱得很。

    这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若是不好好地利用起来,那就有点白瞎了。

    可接下来又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派谁去劝这些人入伙。

    以及怎样才能让对方相信,海外有一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