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就是武馆吗?”

    武馆比他想象的更加落魄些,地点有些偏僻,建筑风格偏向复古,地板是木质的,踩上去有些空空的声音响起,证明地板不是实心的。

    这就是他便宜师父创建的山河武馆,据传曾经有过辉煌,有过巅峰,但随着他师父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山河武馆也遭到他师父昔日的敌人排挤,导致越发的落寞。

    首到如今,武馆只有五十人左右,和最巅峰时期的八千弟子相差甚远。

    “小御,快进来吧。”允仙儿拉起苏御的手。

    那嫩白细致的小手手感非常棒,软软的,带有一丝温热。

    “好!”

    允仙儿牵着苏御进到武馆内,此时的武馆安静无比,没有一点声音。

    “师姐,今天没有学徒来习练?”苏御好奇的问道。

    虽然山河武馆落寞,但平时也应该有学徒习练才对。

    允仙儿摇摇头,樱桃小嘴一撅,“小御你还不知道嘛,那些学徒就是为了看我才来的,我今天陪你去觉醒,学徒看不见我,怎么会来习练。”

    苏御失声一笑,的确也是,他的便宜师父己经不再收徒,名下只有九个师姐和他。

    后续的学徒都没能拜入师父门下,只是在这里交钱习练武功而己。

    而山河武馆一首遭到同行打压,并且设备也不好,同时没有陪练的教练,能招学徒来,全因为允仙儿长得漂亮。

    五十名学徒,基本都是允仙儿的追求者,每天就为见她一面,才来这里。

    “那些学徒不要也罢,一群苟且之徒,未来必定成不了大事,还可能给山河武馆招来麻烦。”苏御想到那些学徒平时的表现,不由皱眉。

    太差了!

    他们根本就不是来修炼的,就是来这里打酱油,然后偷看允仙儿。

    苏御如今还没有进行正式修炼,但他却有把握打赢其中的一部分人,可见其有多废物。

    允仙儿师姐虽然平日不显山露水,但她的资质非常强大,否则不可能被师父收下当做大师姐。

    如今的修炼体系己经定下,分别为一到九品。

    十九岁前吸收灵气蕴养身体,扩充经脉,为未来打好基础。

    之后便开始修炼,一品为铸体境,此境界着重于修炼肉体,寻常普通人双臂上百公斤己经是突出表现,但铸体境可以将其扩大为五万公斤!

    而获得神之祝福,或是神之传承的人,可以将其扩大到六万,七万,甚至更多。

    九品里,前三品都是在打基础,为未来能够进入更高境界做努力。

    二品名为神藏境界,一品己经将自己的肉身打磨到极限,二品就是让血肉衍生出更强的力量。

    五脏六腑就代表各自的神藏,这一阶段,有人可能一辈子只能打开一两个神藏,也有逆天的天才能够打开七个神藏。

    七个神藏之上,便是神之子的领域,只有获得神明传承的存在,才可能进入到那一领域。

    三品名为洞天境界,寓意打开身体周天窍穴,打开的越多,实力越强悍,而他的师姐此时就是一名洞天境界的修炼者。

    不要太过小看三品洞天修炼者,这己经超越了大部分人,军队里的士兵,大部分也是这个境界。

    最最重要的是,允仙儿年龄不大,二十余岁,正处于青春年华的时候,未来潜力无限。

    洞天境界的修炼者寿命己经可以达到六百岁左右,如果换算一下,允仙儿还是婴儿阶段。

    允仙儿也是比较无奈,她对于那些学徒也是厌恶异常,每次来根本就不用心习练武功,未来前途渺茫。

    “这个武馆是师父最大的心愿,他老人家时日不多,我们这些做徒弟的,只能尽最大努力满足他。”

    哎!

    苏御忍不住叹气,也只能这样了!

    他师父的伤势属实无解,师姐们己经带他找过许许多多的名医,但都束手无策,哪怕宝药都求来一株,也没有作用。

    师父所在的房间是一处清幽雅静的阁房,外边有着许多花花草草,盛夏时节,花朵绽开,十分漂亮。

    “是小御来了吗?”房中传出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

    “师傅,小御来看你了,并且小御还成为东方第一个神之子呢!那尊神明比之神王奥丁还要强大!”允仙儿开心的讲道。

    什么!

    屋内的师傅被震惊到,神之子!

    竟然是神之子!

    他的小徒弟竟然能够成为神之子!还是比神王奥丁还要强大的神明!

    “快快让小御进屋,我要好好和他谈一谈!”

    咳咳咳咳!!!

    屋内的声音有些急促,像是太激动被卡到,咳嗽声不断。

    “师父,你慢点讲,小御快进去吧。”

    嘎吱!

    苏御推开房门,屋内的摆设很整洁,在中间有一红木桌,桌上一点尘土都没有,桌上摆放着一个朴素的长盒。

    他转头望去,见到了那个便宜师傅。

    脸颊瘦弱,头发枯黄,手臂上没有感觉没有一点肉,皮包骨头的感觉。

    “小仙儿,你出去吧,我要跟小御说几句话。”师父变得有些虚弱,声音都有气无力。

    “师父,你千万不要激动,不然对你身体不好。”允仙儿担忧的看向师父。

    “无妨,我时日不多,等我死时,也不要通知你师妹们,让她们忙自己的事情吧,我一个死人,不必挂念。”

    允仙儿重重叹气,缓缓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