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左瘸子一脸激动,双手颤抖的打开了黑色的布包,露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谢小曼的尾椎骨,害人的镇器。

    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将一滴精血滴在了上面。

    顿时,一股黑烟就冒了出来,左瘸子猛的用手指在骨头上面一抹,口中念念有词。

    最后一个“散”字出口!

    尾椎骨上顿时喷发出一股浓浓的黑色煞气,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黑色气息从左瘸子的天灵盖中钻了出来,在他的头顶上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气旋。

    一股阴风吹起,屋顶上的吊灯顿时呼呼啦啦的响了起来,幸好在2楼上面没有其他的客人,不然的话肯定会引起混乱。

    这个过程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黑气逐渐变化成谢小曼的样子,然后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尖叫,随后消失不见。

    随着煞气消散,这反噬的力量也自然就消失了!

    原本黑色的尾椎骨也逐渐的恢复了一丝洁白的颜色。

    左瘸子长长的松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谢谢!”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骨头,我还有用!”我将谢小曼的尾椎骨重新用黑布包包好之后,然后缓缓地站起来。

    “你要害李家人?”左瘸子问道。

    “我没你那么黑暗!”

    我冷笑一声,准备直接离开,左瘸子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你不想知道李家怎么对付你吗?”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

    左瘸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张九阳,我知道你有真本事,但是过于的狂妄自大是会吃亏的!”

    “谢谢你的提醒!”

    “李家除了我之外,还有人!”

    我微微一笑,“你想说李家还有一个高人,寸头白发的老人。”

    “你怎么知道?”左瘸子惊呼。

    “我还知道,石狮子的狮魂其实是江夏东郊的山魂,对不对?些东西不好对付!”

    “你,你怎么全部都知道?”左瘸子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

    说着,我不再停留,起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等一下!”左瘸子叫住了我。

    “还有什么事?”我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

    左瘸子微微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

    “我会遵守约定回到北派,可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

    “什么事?”

    左瘸子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你最需要担心的不是我,而是北派的其他人!”

    “其他人?北派又有人越界了?”我有些好奇。

    “是,很强大的一个后辈,被称为年青一代第一人,比你只强不弱!”

    “哦?是谁?”我来了兴趣。

    “我想,你应该见过他,你爷爷葬礼那天,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奇怪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