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皮小鬼的出现,让我原本已经逐渐放松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这恐怕是又要出事呀!

    心念至此,我连忙打开卫生间的门,“虎子,把我的背包拿过来。”

    虎子应了一声,很快就把我的背包拿了过来,“怎么了小少爷?”

    我一把将他给拽进卫生间,把刚才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虎子顿时脸色一变。

    我不由分说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半尺来长的红色油纸伞,,这是爷爷传下来的寻阴伞,是用尸油配合特殊的方法做成的,是我们张家的独门秘技术,有勘破阴阳洞察细微的功能。

    我将寻阴伞打开,用灯光对着紫闪向着地下一照,顿时一层红色的光影出现了,然后渐渐的移动到刚才从镜子里面看到那小鬼出现的地方。

    突然,虎子惊呼一声,“有脚印!”

    我也看见了,那是一双有几厘米长的小脚印,就像是相片水印一样出现在油纸伞下方,红色的阴影下显得异常的明显。

    可就在我照到它的时候,这一双脚印开始快速的移动起来,啪啪啪的留下一串脚印,瞬间就出现在了浴室窗户边,然后就听见窗户的玻璃啪了一声碎裂开来,一股怪风吹过,然后就没了动静。

    我和虎子对视了一眼,都愣在了原地。

    通过窗户我这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细雨,一阵冷风吹进来,我顿时感觉到凉飕飕的。

    龙水瑶听见卫生间里面传来的动静,顿时就跑了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连忙收了油纸伞,怕她害怕就没敢将这件事告诉他她,就说风大玻璃吹破了,龙水瑶估计是不怎么信,可她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从浴室走出去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摆上了一桌子的早餐,大家都坐在桌子旁等待着,龙水瑶的母亲也坐在一边,她神色虽然依旧憔悴,却比之前好了太多。

    整张桌子除了龙不悔之外,其他人都一脸病殃殃的表情,昨天夜里折腾了一夜,大家都没有睡觉,身体加上心里的煎熬,让所有人都很疲惫。

    众人见我神采奕奕的样子,不禁都微微一愣,胖子更是诧异的站起来在我身上摸了摸,“九阳,,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说道。

    的确,我现在除了有些困以外,身体感觉很舒服。

    虎子也松了口气,拉着我坐了下来。

    “阿姨,您好些了吧?”我客气的问龙母。

    龙水瑶母亲连忙一笑,有些歉意的说道:“好多了,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阿姨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家,水瑶说你就是四爷的孙子,阿姨腿脚不方便,有些怠慢了!”

    我连忙说了句不用客气,又客套了几句以后这才坐了下来。

    早餐很丰盛,我们几个也都饿了,自然没有客气,狼吞虎咽的吃了个饱,龙母一直陪着我们吃完,这才笑吟吟的看着我说道。

    “张家小少爷,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东西交给你。”

    我虽然有些好奇,可还是连忙站了起来,帮龙水瑶的母亲推着轮椅进到了她的房间里面。

    他指着旁边的梳妆台让我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木盒子,这盒子四四方方大概有鞋盒大小,我一看这木盒子微微一愣,因为我认出来这是一个鲁班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