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文楼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很快就强壮镇定的表示他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一开始就是缓兵之计,其实你已经将警报传达出去了,我没说错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淡淡的说道。

    “其实你没必要否认,你心里想什么我清楚的很,本来想要对付你,包括你这个院子里面的所有人,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我之所以坐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周青青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你缠着他,另一方面我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处置你。”

    张文楼扭过头看着我,目光中带着惊异不定,他显然是觉得我是在跟他说大话,毕竟我所说的这些话未免过于匪夷所思了,这里可是有着高度保卫力量的地方。

    “不要怀疑,而且你没有听错,我说的就是处置,就像它一样。”

    说话间我对着旁边的抽屉!,那抽屉便自动打开,一把漆黑的手枪从里面露了出来,凌空飞到了我的手中,弹出弹夹,从里面取出了一颗子弹放在了我的掌心中,然后用手指轻轻的一捏。

    坚硬的弹头在我的两指之间瞬间变了形状,然后我屈指一弹,这颗变了形状的子弹,便噗的一声钉在了旁边的实木家具中,并深深地嵌入其中,比手枪本身发射的威力只大不小。

    张文楼的瞳孔距离的收缩了一下下,我能够清楚地察觉到他身上的毛孔在这一刻陡然间张开。

    第一次,我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恐惧。

    深深的吸了口气,张文楼再也不复刚才的沉稳,声音有些干涩的问我。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和我浪费时间?”

    “我说过,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置你,对了你的人已经到了,我帮你数一数,嗯……小院外面已经来了八个人,还有十几个人正在往这边赶,应该很快就可以将彻底彻底的报废起来。”我说道。

    张文楼的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一丝喜色,明显对待营救的人抱着期待,可却又不敢在我的面前过多的显露出来。

    我知道他的花花肠子,可是我根本不在乎,再次抿了一口茶水说道:

    “这样吧,咱们两个玩一场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他下意识的问道。

    “很简单,就猜谜题吧,你觉得他们能不能把你从我的手上救出去?”我淡淡的问道。

    张文楼沉默着看着我,并不敢去解决我这个问题。

    “这样吧,天亮之前,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是能从这个房间里面走出去,就算是你赢了,从今以后我绝对不再找你的麻烦。”

    说完这话之后,我打了个哈欠,转身就朝着里面的房间走了过去。

    “我先睡一觉,你们慢慢玩。”

    啪的一声,我随手关上了房门。

    也就是同一时间,张文楼猛然间向外面跑去,如同狮子搏兔全力以复,三步并两步就冲到了门前,然后伸手去开房门……